金冠登录网址_金冠官网的网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5,483,527
  • 关注人气:1,307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51宗亲大臣喊杀郑国意在杀吕不韦秦庄王

(2021-10-18 08:00:00)
金冠登录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51章 装模作样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1

秦王楚痴愣愣地坐在那里,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吕不韦看了奇怪,便问:

“王,该不会已经把郑国杀了吧?”

“没、没有,只是抓了起来……”

秦王楚本想接着说,相国要是以为不妥,寡人就下旨把郑国放了。可是话到嘴边,看看一旁的蔡泽,终于没有勇气说出口。

秦王楚这儿正不知道该如何圆场,却听吕不韦说:

“哦,好,抓得好。”

秦王楚以为吕不韦这是在嘲讽,就嗫嗫地说:

“相国有所不知,郑国是韩国的细作,他来修渠是韩王的疲秦之计。”

“知道。”

“啊?”

秦王楚心说,知道了你还上他们的当?

想想又觉得可能是吕不韦有气,说的是反话、嘲讽,于是他便偷觑一眼吕不韦脸色,嗫嗫地道:

“相国若是觉得不妥,寡人就……”

 “不用,先关着吧。”

秦王楚又扭头仔细看了看吕不韦的神情,确定没有嘲讽之意,也无不悦之色,心里稍安。

想想不知道吕不韦先关着是什么意思,便问道:

“相国的意思是……”

吕不韦这倒真不是气话,既然已经抓了,立刻放人自然不妥,怎么也得顾及一点秦王的脸面。再者他也觉得,给郑国一点惊险也好,别让他太得意了以为秦国求着他。

就在秦王楚跟吕不韦吞吞吐吐之时,蔡泽从旁冷眼旁观,心中不免一声叹息。

唉!堂堂秦王,如何在吕不韦面前如此软骨头。这些时日信誓旦旦,要痛下杀手,怎么一见吕不韦,没三句话就缴械投降了?

蔡泽心下紧张,深怪自己鲁莽。现在不是杀不杀吕不韦的问题了,而是自己如何脱身脱险。

同一块瓜皮上,不应该滑倒两次。

前番来秦国时,游说相国张禄,就已经鲁莽一回了。仅凭周游列国的一些传闻,没摸清秦国各方的势力,便贸然巴结张禄。白起被赐死,秦国的文武大臣齐心协力要扳倒张禄,其中还有太子的势力。那一次幸亏自己缩头快,这才免遭不测。可如今又犯老毛病,没摸清秦王楚的实力,便贸然向吕不韦开刀。好在自己还都是在幕后,好在还有秦傒的势力可以制衡。只要秦王楚不把自己挑唆之言说与吕不韦,暂时可能还不会有危急。

当然,翻过头来想想,这一番较量自己也不是全无所获。弟弟蔡齐做了秦王的中郎,自己从一个赋闲之人进入了秦国的中枢,也算是前进了一大步。只是事不宜急,欲速则不达,要想射取猎物,就要像猎人那样善于等待时机。

这么想着,他便趁秦王楚跟吕不韦说话的空当,插言道:

“启禀吾王,相国与吾王商议大事,臣当回避,臣先拜辞了。臣为吾王为江山社稷,随时奉召,万死不辞。”

蔡泽话外之音,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你秦王,为江山社稷。话说到了,他便叩首退了出去。

中郎蔡齐送至门口,蔡泽给弟弟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盯着点,有什么事情赶紧告诉一声。

蔡齐会意,无声地点点头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二部《函谷决死》

     2

韩国水工郑国被押在大牢里,叫天不应叫地不灵,心说这回是死定了。

想想不甘心,自己好歹是韩国使臣,两国相争不斩来使,你秦王不能就这么杀我。

这么想着,他便给典客写了一封信,要求按照外交礼节放他回国。

狱掾收了信转头出去了,一连数日没有回音。

郑国着急,一想我是奉你们相国之命勘察水源的,他又给相国吕不韦写了封申诉信,又托狱掾给转交。那狱掾转身走了,一样石沉大海。

郑国不屈不挠,又给秦王写了封信,一面申诉自己冤枉,一面极言修渠之利。这日狱掾又来巡狱,他又叩头作揖,托狱掾再给他捎信。

狱掾这回没接他的信,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半晌,翻了翻白眼这才道:

“奸细郑国,尔不要再白费功夫了。抓你是秦王的圣旨,你要有能耐,就叫韩王亲自来纳地投降。你要怨,也怨你们家韩国大臣出了这个馊主意,拿你送死。”

说完,那狱掾昂首突肚,大摇大摆地走了。

郑国一听,心想完了,这回没戏了,必是一死了。

他这儿正在那里唉声叹气,突然却见那狱掾又转回来了,只不同的是,刚才走的时候昂首突肚,现在回来却点头哈腰,满脸堆笑。

那狱掾走到郑国的监房跟前,一指牢锁道:

“打开。”

狱卒赶紧上前打开牢锁。

狱掾点头哈腰走进监牢,冲着郑国双手一揖道:

“上官劳苦,卑职这厢有礼了。”

郑国正在那里纳闷,那狱掾又回身对狱卒道:

“愣着干什么,还不赶紧给上官更衣。”

两个狱卒闻令,几步上前不由分说,“契吃咔嚓”就把郑国身上满是泥土草芥,汗臭熏熏的衣袍扒了下来。

“你们这是要干什么?”

郑国突然又有些紧张起来了,这是不是要拉出去杀头了?嫌我这身衣服太寒碜。

他那儿还要挣扎,却被两个狱卒卡脖子掰胳臂,三下五除二便把衣服穿好了。

“上官郑国,请吧。”

那狱掾伸手引道。

郑国心说,看来不像是杀头,要不这狱掾如何这般下礼呀?

心里想着就跟着狱掾往外走,身后两名狱卒按剑紧随。

出了监房七曲八拐,一脚迈出廷尉府,郑国一看心又凉了,只见一辆囚车赫然停在街边,十来匹高头大马上面都坐着武士,刀剑在身。

不待郑国犹豫,身后的狱卒已经一拥而上,掐脖子掰腿,将他推上囚车。骑在马上的一名军吏吆喝一声,马队驰动,囚车也跟着飞奔起来,郑国心说,这回错不了了,这是去南市斩首示众了。

马队囚车在官道上飞驰不一会儿,突然前面豁然开朗,高耸的门阙,宽阔的广场,跟着是巍峨的宫殿,这就是咸阳宫了。

郑国瞪一眼咸阳宫,心中暗咒,九泉复仇。不料马队一拐,连带自己的囚车竟然直驶进了咸阳宫。

什么意思?杀头怎么改在咸阳宫了?一腔污血,横尸败肉,成何体统?秦人如何这般不懂礼数?

他这儿正狐疑哂笑,马队“咔嚓”一声停了下来,马上的军吏跳下马来,一声吆喝,紧跟在囚车后面的两名狱卒上前打开囚笼,一把就把郑国从车上揪了下来,跟着就跟提了小鸡一样,提着就往宫殿深处走。

郑国心里纳闷,我就一个韩国的使臣,要说杀了,也就相国、廷尉一句话的事,干吗把我弄到这王宫来。要说请我来做宾客拜为上宾,也不该这般待遇,坐囚车,备狱卒,提来揪去,如同个物件不当人。

他这儿正在那里寻思琢磨,就听殿外一声唱喏:

“吾王谕旨,带韩奸郑国啦——”

郑国闻言腿一软,已经给我定性了,是韩奸,这是要酷刑之后去五马分尸了。

两个狱卒提着郑国来到大殿门口,跟着换了两名侍卫拖着郑国进了大殿。

郑国抬头一看,正中屏风一条金边黑龙在盘桓,下面坐的定是秦王了。右边坐着一个人郑国认识,那是相国吕不韦。再环顾四周,是秦国的文武大臣,靠门口那是末席,坐着典客打过几次交道。

郑国心下纳闷,这么高的规格这是要什么?审我?这还审什么呀,不都韩奸了吗?杀我?那就杀吧,都到了如今这田地了,用得着这般兴师动众,装模作样吗?

   3

郑国纳闷有理,这的确是吕不韦要装模作样。

自打从阳翟星夜兼程赶回咸阳之后,在咸阳呆了没几天,吕不韦便得出结论,秦王下旨缉拿郑国这事不简单。这几乎可以说是一次宫廷政变了,只不过第一步的目标不是秦王,而是他吕不韦。

王龁去了荥阳,这是断了自己的后路,麃公又去替换蒙骜,这是要夺兵权。这头把中郎赵婴踢到兴乐宫,换上了蔡齐,这是要架空秦王。

吕不韦心里埋怨秦王楚糊涂,这要是让他们得手了,我吕不韦人头落地,下一步就是拿你了。

吕不韦私下一访,蹦跶最欢的是上卿蔡泽。他周围有一干老臣,那都是气不过吕不韦一个商人却为相国封洛阳十万户。再深究,根子是秦王楚的兄长秦傒,他周围又有一大帮王亲国戚,那是气不过秦王楚非嫡长却继位为王。

吕不韦有些后悔自己大意了,不该在洛阳快活那么些时日,如今天翻地覆叫人家逼到跟前,四面是敌,想腾挪都没有了空间。

吕不韦在府上闭门不出憋了三天,把这前后左右的事情仔细捋了几遍。

郑国是韩奸已经证据确凿,自己如果出面替他辩护,正好授人以柄,你是韩国人,串谋韩奸亡秦。

若是不替他辩护,自然是要杀他,刀一见血,顺藤摘瓜自己还是脱不了干系。郑国拿着你相国的委任,你又是韩国人,倒霉催的自己还在韩国的阳翟鬼混了几日,只要有人振臂一呼,韩奸同谋,这就是当年赵国平阳侯公的悲剧重演了。自己死在群情激愤之下,这还没完,城门失火必殃及池鱼,秦王楚一定王座不保。顺此下去,不堪设想。

可是怎么办呢?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登录 金冠登录网址,金冠官网的网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