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登录网址_金冠官网的网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5,360,581
  • 关注人气:1,294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38吕不韦力主修渠却不料反被修渠套上绞索

(2021-09-24 08:00:00)
金冠登录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38章 郑国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1

郑国一行人呆在广成传社一连十多天,心急如焚却投诉无门。去了几趟典客府衙门,没见着典客,去了趟相国府,又被挡驾。

依秦律,不是秦国邀请的使团,秦王和朝廷又没有特别安排的,吃住行一律自理。秦国的典客只管来了请一顿接风,走了请一顿送行。所以十几天下来,眼瞅带的钱就要花完了,秦国管事的一个也见不着,郑国着急,就决定写封辞信,佯作要走,好歹你典客得露面礼节一番。

头天晚上郑国写好一封辞信,在信中他又把议和与修渠的事情陈述一番。见不着管事的好歹有这封书信,自己也算是尽力而为了。

第二天一早,郑国叫人把辞信送进典客府。这回,这办事效率又让郑国惊讶,上午辞信送进去,中午就有典客府的小吏来通知郑国,当晚广成传社典客设宴,给韩使饯行。

这是要轰人啦?

郑国心里着急悲伤。

秦军兵临城下,亡国在即,可是自己白跑一趟回去如何交代?闻听来之前韩王就杀了兵败的将军,就这么回去凶多吉少。

当晚,郑国决定在饯行宴上再向典客力陈厉害,争取能再赖上一两天,至少见一面相国,回去也好交代。

哪知,当晚的酒宴典客根本就没露面,只派了个小吏作陪。郑国叹息悲伤,小国弱国就是三孙子受气啊。免不了又恼恨秦国的典客仗势欺人。一口酒喝在嘴里,直苦辣钻心。三樽酒下肚,不免兴起,借酒壮胆,以酒撒疯。

他“咣”地一声把酒樽顿在案几上,复又拍案,一指那作陪的小吏骂道:

“尔等猖狂,实乃欺人太甚!本官好歹也是韩王正使,奉符持节出访尔秦国,计议大事。尔一小小的典客,就敢如此傲慢,轻慢韩王使臣,真乃是可忍,孰不可忍也!”

郑国这一拍案,手下随从害怕了,副使赶紧扯扯郑国的衣袖悄声道:

“正使大人息怒。此乃在人矮檐之下,万不可造次。”

郑国三樽酒下肚血气上涌,豪情万丈,拿手一指随从道:

“吾王重托,我等来秦议和,议和既不能成,我等有何面目回禀吾王?明日都随本使去那咸阳宫前,拔剑自刎,以血谢天!”

闻听此言,在座的人都吓一跳。

尤其是那典客手下的小吏,这要几十口人都死在咸阳宫前,那还得了?

他正坐立不安,不知是该安抚一下把这酒喝完了,自己完成任务,还是应该赶紧离席,去向典客报告,突听一阵脚步声,跟着一片吆喝,典客上官一步迈进屋来。

那小吏一惊,正要上前施礼,却见典客一条声催促道:

“快快,使臣列位赶紧把酒樽放下。相国有请,列位赶紧整肃衣冠,随本官去见相国。”

郑国闻言一愣,摇晃一下,使劲睁睁眼。

他刚才是酒壮熊人胆,并没有真要去咸阳宫自刎示威的勇气。现在突然闻听典客如是说,秦相国有请,怀疑自己这是喝醉了做梦。

环顾四周,果见众人都起身整衣,他拿起面前的酒樽,抱起酒瓮往里倒酒,没错呀,酒“哗啦啦”倒进了酒樽,还满溢出来。他又端起酒樽送到嘴边,没错呀,喝到凉丝丝的酒了,不是醉酒做梦,只不过这会儿这酒喝起来不再苦辣,倒是有些甘甜了。

“嗯,好酒。”

典客上来扯他:

“韩使勿要贪樽,相国府上有的是好酒。”

郑国挣了一下,愣是把酒樽中的酒喝干了,这才懵懵懂懂放下酒樽,跟着典客奔相国府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二部《函谷决死》

2

原来,这典客并不是有意怠慢韩使郑国。

秦国的典客虽然官至九卿,级别很高,却并没有多少实权。政务军务自有相国郡守将军都尉各级负责。即使是离间列国,也都是有秦王与大臣议定。典客也就负责迎来送往。故而郑国来访,典客履职报告给相国,如何处置就不是他的职责了。

可是吕不韦做相国没个正行。

他这人最受不了繁文缛节,更是讨厌文山会海。所以,下面人依律报上来的各种文牍,照他的吩咐,涉及兵马钱粮的搁案几上,其他的就堆在案几旁的地下,他十天打发一回。先把案几上的挨个看一遍,需要处理的批几个字。完了把堆在地上的扒拉两下,扫一眼极少数的留下,大多数都被他拢一堆扔进火里当劈柴烧了。

这天逢十,他又该打发堆积如山的文牍了。

案几上的有几十封急报,有蒙骜催钱粮的,有几处受灾请求朝廷拨款的,还有完不成税赋请求减免的。吕不韦把蒙骜的奏报批转治粟都尉,叫他设法立刻解决三一,剩下的准予蒙骜自筹。对于赈灾的批个“暂缓”,要求减免赋税的批个“不准”。

三下五除二处理完案几上的文牍,他起身蹲在案几前,把地上的一堆文牍胡乱扒拉一通,想来都没什么要紧事,他就拍拍手起身道:

“来人。”

“在下听令。”

吕不韦努嘴示意,底下人明白,弯腰把散落一地的文牍拢在一起,抱了扔在火炉旁等着当柴烧。

这时就听“啪嗒”一声,一枚简牍落在了地上。底下人正要弯腰去捡,吕不韦下意识地一扭头,一眼瞄见了简牍上“河渠”两个字,一时生出了好奇。

吕不韦走南闯北,中原尤其是楚国河渠很多,那些地方引水灌溉,旱涝保收,真是太好了。而且南方人还有本事,不用人力就能把河水从低处引向高处,若是秦国能有这玩意,岂不是天大的好事吗?

吕不韦好奇,秦国的官吏怎么会想到“河渠”二字。他就叫底下人把那枚简牍捡起来递给他,一看是韩国来了个使臣要帮秦国修渠。吕不韦立刻明白了,这是蒙骜攻打荥阳得的外快。

毫无疑问,修渠对秦国将来的发展有大利。若是能借助韩国的技术,在秦国修一条河渠,叫干旱的农田得以灌溉,必能大幅提高粮食产量,叫秦国变得更加富强。

他赶紧叫人去找典客来,一问韩使还没走,便叫典客把韩使带到相府来。

3

不一会儿郑国来了,带着酒晕给吕不韦行礼。

吕不韦也不客套,张嘴就一句:

“怎么着,韩王急眼啦?”

郑国一愣,没想到秦相一句就捅破了窗户纸,想想无话可说,只好把自己的使命背书一般说了一遍:

“韩使郑国奉韩王之命,来向秦王议和。秦韩唇齿相依,君臣为善。韩王素称臣于秦王陛下。韩附于秦,助秦击列国,韩出力秦得利,素无怨言。今秦韩相争,必使赵魏齐楚得渔翁之利。韩王乞请秦王罢兵存韩,韩愿出力财为秦国修渠,以解旱涝。相国在上,愿秦王君臣明察。”

吕不韦商人出身,明明大赚心里乐翻天了,表面上却像是亏了血本咬牙割肉。闻听郑国此言,吕不韦哼哼一冷笑道:

“韩使郑国,你以为秦国有必要修什么河渠吗?秦国几百年来依岐山临西河,傲视中原,鄙列国如郡县,你以为秦国还有必要劳费民力,修什么河渠吗?”

郑国心知驳不倒吕不韦的这番话,只好你说你的我讲我的:

“相国上官,河渠之利非亲身经历不能明了。韩国地不如秦国十之一,民不及秦国三之一,然却能跻身列国,传业百年,何也?皆因河渠之利也。在韩国,春天妇孺撒下种子,旱则自有河渠灌溉,雨则自有河渠排泄。民不事浇灌之苦,而旱涝保收国富民足。是以精壮男丁皆可为兵,妇孺老弱皆可耕织,以此而得以傲立列国矣!秦为万乘大国,虽有数百万精壮,却大半苦于田陌。旱则日夜挑水,十里转运而不足以活一苗,涝则围堰筑堤昼夜劳苦,仍不免洪水突至一片汪洋。是以劳作一年,时常颗粒无收,苦不堪言。秦人不懂河渠之妙,亦不得修渠之法。若存韩而用韩人之技法修筑河渠,纵不论旱涝保收增加财富,仅变田父为军伍一项,便可得卒伍几十万矣。如此大利,不言自明。”

郑国说得口干舌燥,觉得自己这番话很有些说服力,应该能打动吕不韦,却没想到吕不韦张嘴一句话,噎得郑国张口结舌:

“韩使郑国,你以为本相是灭了韩国,再用韩国的人力物力给秦国修渠好呢,还是留着韩国自己出钱出力修渠好啊?”

郑国张了张嘴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话来。

毫无疑问,当然是灭了韩国好,不过郑国知道不能实话实说,得想法给自己找理由:

“禀相国上官,本使以为当然是留着韩国好。”

“哦?稀罕。为何是留着韩国好呢?”

吕不韦等着看郑国如何狡辩。

郑国一面拿话支应着,一面脑子里转悠想辙:

“禀相国,修渠岂非国之大事乎?”

“嗯,是。”

“禀相国,修渠岂非精细技巧乎?”

“直说,你想说什么?”

有了,郑国在心中想出了对策:

“禀相国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登录 金冠登录网址,金冠官网的网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