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登录网址_金冠官网的网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740,835
  • 关注人气:1,264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正文 字体大小:

95范睢说了句什么话叫秦昭王崩溃杀白起

(2021-05-13 08:00:00)
金冠登录标签:

文学

杂谈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95章 一根麦草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1

郑安平一看这架势,立刻就吓坏了:

“怎么办?赶紧撤吧。”

中军校尉闻言,转身朝郑安平大喊:

“将军,赶紧叫后军堵上去。”

“没用,堵不住。”

“拼死也要堵住!”

“赶紧撤,不撤就晚啦。”

中军校尉急了,大声冲郑安平吼道:

“将军!叫后军堵上去!拼死堵上去!”

“不行,堵、堵不住,赶、赶紧撤。”

“一撤就溃了!你哪里跑得过人家的骑兵!叫后军堵上去!”

郑安平被那中军校尉的样子吓住了,这才哆哆嗦嗦应道:

“哦,好,叫、叫后军堵上去。”

中军校尉闻令,仓啷一声拔剑在手,朝身后传令兵大喊:

“传将军令,叫后军拼死堵上去!把赵军打回去!”

传令兵闻令,举起号角“呜呜”吹响。

中军校尉四下看看,一片混乱,只号令难以振奋斗志。他便把几个号令兵都喝到跟前,叫他们一起鸣号,传令死战不退。

他又叫把令鼓抬出来,自己拿起鼓棰,“咚咚咚”地死命狠捶。

后军得令,又有号角和令鼓的激励,便都呐喊着向前冲了上去。

赵军前呼后拥蜂拥渡河,秦军后军冲上去之后,乱箭齐发,剑戈劈刺砍杀,一时间,沙河南岸狭窄的空间里,杀声震天,鲜血飞溅,死伤枕藉,血流成河。

毕竟赵军人多秦军人少,赵军抢先秦军落后。虽然正面几百步宽的区域,赵军渡河一时被遏制了,可是上下游仍有大量的赵军渡河成功。

郑安平站在土丘上看到这情景,彻底吓破了胆,完全绝望崩溃了。就在秦军还在拼死搏杀中,他竟策马下坡,也不通知部队一声,自己掉头向武安方向打马跑了。

主将一走,中军就动摇了。

有那胆小怕死的理所当然跟着主将往回逃。后军中勇敢的人冲上去了,没冲上去的本就是胆小投机者,一看这情景,也掉头逃跑,一下就把河边苦战的前军和部分后军撂下了。

情形顿时逆转,一度后退的赵军,借着秦军中军的溃退趁机反扑,上下游渡河成功的赵军也包抄过来,一下子就把秦军前后军约两万多人,包围在了沙河南岸。

秦前军都尉一看敌众我寡,攻不上退不下,又天罗地网突围无望,他转头一看,沙河南岸下游有一个小山包,草深林密,他便下令,向下游且战且退。两万来人退到小山包上,据山林死守。

这时候,廉颇也骑着马过了沙河。

属下汇报:

“报将军,秦军阻击被击溃,有两万来人被包围在下游五里地的小山上。”

“嗯,好!”

廉颇一看遍地的死伤,心知这支秦军不可小觑。想想一时有些为难。

王龁既然发兵来沙河阻击,说明他已经得知赵军南下了。这个时候,若是撂下这两万人不管,是个祸患。一旦大军过后,叫它在后面劫了粮草辎重,不是闹着玩的。

可是,要想消灭它却急切难下。发兵围困,五六万人不一定围得住。如果叫主力停止前进,掉头来拔这个钉子,就算一二日拿下了,可这种时候是瞬息万变,一日千金啊。拖延一天一个时辰,都会叫邯郸城下的王龁多了几分从容撤退的时间。

他正在犹豫,不知该如何决断,突然有部下来报:

“报上将军,抓获了秦军裨将郑安平。”

廉颇大喜:

“呵呵,天助我也。把他带上来。”

赵军几个军卒连推带搡把郑安平押到廉颇跟前。有人从后面踹了一脚,郑安平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廉颇面前。

“你是郑安平?”

郑安平原本想挺挺身子,吼一声“士可杀不可辱”,可是转脸一看,满地的尸首,赵军一个个按剑怒目,顿时肝颤腿软,不由自主伏地叩首道:

“贱虏便是郑安平。”

“想死想活?说。”

“想活,将军,贱虏想活。”

“想活就好。”

廉颇拿手往下游那小山丘一指道:

“去把那山上的秦军劝降了,回头本上将军禀报赵王赏你。”

“当、当真?上将军说话算数?”

“老子是廉颇。”

郑安平一听,赶紧又伏地叩了三个响头:

“久闻大名,败在将军手下,贱虏不冤。”

看着郑安平五体投地,似乎没有胆子耍什么花招,廉颇就叫人押了郑安平去劝降。

“走!”赵军士卒大喝一声。

郑安平站起来走了几步,又回身对廉颇道:

“贱虏有一言,乞请上将军准允。”

“说。”

“若是这般叫士卒押着贱虏去劝降,怕是不能得逞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秦军将伍见贱虏这般模样,必宁愿战死,必不肯降。”

“有理。那如何才能叫他们降啊?”

“嘿嘿,贱虏斗胆,不如上将军把贱虏放了,贱虏趁天黑摸上山去。如此一来,贱虏便还是秦军裨将,命其投降,其不敢不降。若其不降,贱虏也可见机行事,命其下山突围,脱离险隘。到时候,上将军再挥军而上,不由其不降也。”

“嗯?尔个狗东西,还有些花花肠子,是个人才啊。”

“上将军过奖,贱虏未逢明主。”

“哼哼哼哼,好,老子就纳你的贱言。来呀,把这秦裨将带下去好生招待,待天黑了,再放他出营。”

廉颇的中军校尉看了不放心,一旁悄声向廉颇进言道:

“禀上将军,在下怕这秦将有诈。”

“料他不敢。”

“如他趁夜逃脱?”

“这等废物,他往哪儿跑?”

“遵命。上将军英明。”

“传令,叫前军继续前进,全速插向武安,截住王龁,砍了他的脑袋。前番我失了个上将军赵括,这回看我廉颇也斩他个上将军,还多赚他一个裨将。”

“在下遵命!”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2

王龁的求救密信到达咸阳时,秦王稷早已被各路的告急文书淹没了。

河东郡的监御史、郡尉,上党郡的假守、假监,还有各色官吏行商,各人都以各种渠道向咸阳发来告急文书。这些文书又通过各种门路,汇集到秦王稷眼里、耳里。文书五花八门,主旨却只有一个:

“乞请吾王,赶紧发兵增援邯郸,不然邯郸城下几十万秦军必全军覆没。”

秦王稷焦头烂额,怒不可遏,摔东西骂人,对谁都没好脸色。

这日,郑安平的密信送到张禄的手里,叫张禄大吃一惊。他上上下下看了三遍,这才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了,叫那个自以为是的魏公子给打碎了。

他将急报捏在手里,心里盘算。

依理,这等时候应该躲着,长平之战的伤痛还没缓过来,国内能抽调的兵力、能够充数的男人,都已经发往邯郸了,此时拿信去禀报秦王,纯属找骂。

可是,这也是叫它坏事变好的机会。

心病未除。既然两全其美不可能了,就只能是一门心思加码逼迫了。

这等时候,也一定要把住秦王,万不能叫他被人蛊惑,复又念起白起的好来。既然长平、邯郸两大战役耗时五年白忙活了,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美名捞不着了,为国家建功为自己显能没能得逞,那就索性趁胜追击。压垮那头垂死的驴,也许就差这一根麦草。

除掉白起,彻底铲除宣太后和魏冉的势力,自己至少不赔。

这么想着,他便揣着郑安平的信,直接进了咸阳宫内廷来见秦王。

果不其然,他刚一露头,秦王稷就暴怒着冲他怒吼:

“王龁在哪!尔那该死的郑安平在哪!都是些蠢猪!张唐干什么去啦?为何不替寡人拼死杀敌!”

张禄缩着脑袋,躬身抱拳等着。等到秦王稷声调降了下来,气也似倒不上来了,这才不慌不忙道:

“启禀吾王,张唐已经率领一万八千麃骑军,奔赴前线了,臣料不日定有捷报传来。郑安平此时也正在前线苦战,为吾王力挽狂澜。臣料不日定能扭转败局,高奏凯旋。”

什么捷报、凯旋,秦王稷耳朵听得出茧,现实却是告急告急,战败战败。他复又一振,一指张禄骂道:

“尔个蠢猪!都是尔出的馊主意,攻长平攻邯郸,尔个蠢猪!混——!”

张禄被骂得抬不起头来,只觉得吐沫星子横飞,口气臭哄哄扑面而来,他咬着牙跪在那里不说话。

这是意料中的事情,这种时候不能分辩,一句话不当刺激了秦王,脑子一乱说不定立时就把你拉出去斩了,不值。这等时候,就得忍耐,等暴风雨彻底过去,然后才好因势利导。

秦王稷又骂了一会儿,累得喘不过气来,终于在御案前坐下,用胳膊肘撑着身子,呼哧呼哧地喘气。

张禄看看差不多了,这才伏地叩首,立起身来抱拳道:

“启禀吾王,臣接到御史府报告,自吾王降旨,贬白起流配阴密至今,白起竟又抗旨,现正还在咸阳以西十里之杜邮盘桓。其妄言……”

“妄言什么?”

“臣不敢讲。”

“讲!”

“哎,罢了,无非是居功自傲,一些胡言乱语,吾王不听也罢。”

“讲!抗旨,欺君,寡人正要跟他算总账。讲!”秦王稷拿手指着张禄。

“臣遵旨。臣斗胆,白起妄言,没有他白起,哪来吾王继位秦王,哪来秦国开疆扩土。王已老衰,一旦新王登基,还得用他白起征战御敌。”

“啊——!”

秦王稷一声长啸,竟然猫腰使劲,“咣当”一声掀翻了面前的御案,跟着撅屁股双手撑地,颤巍巍站起来,“噔噔噔”几步,走到御架前,“仓啷”一声把挂在御架上的宝剑拔在手中,瞪眼喘气,咬牙切齿。

“该死的东西,千般愁苦,万般不顺,寡人起急上火,丢人现眼,都是尔白起个狗东西,你个祸根!你欺蒙寡人,说长平之战一举坑杀赵军降卒四十余万,寡人信了你的鬼话,这才发动邯郸战役。不打邯郸,如何会有如今的溃败!如何会有这两年多来的焦虑、煎熬、丢脸和挫败!尔个狗东西抗旨、欺君、畏敌避战,如今又口出狂言意图谋逆。好啊,尔赖在咸阳想等着寡人……,尔做梦!寡人这就送尔下地狱入黄泉!

秦王稷几步抢到张禄跟前,“当啷”一声把手中的宝剑扔在张禄的面前,把张禄吓出一身冷汗。

“启、启禀吾王……”

“你,拿着寡人的剑去杜邮,给寡人砍下白起的狗头。立刻!”

张禄闻言,真如瞬间自地狱天堂走了一遭。他忍不住心惊肉跳地伸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,这才伏地一叩,高声唱诺道:

“臣张禄遵旨!砍下白起的狗头,立刻。”

张禄从地上爬起来,满心欢喜。一直担心白起会东山再起,一直琢磨怎么才能突破祖训将白起置于死地,现在水到渠成,竟不费吹灰之力。

张禄后退几步正要离开,秦王稷又怒吼道:

“慢着!”

张禄心下一惊:啊,不会又反悔了吧?

秦王稷一指张禄道:

“还有那小兔崽子司马靳,一块儿给寡人斩了!”

张禄心中打了个冷战,别看秦王稷七十了,人是有点傻,脑子可一点也不糊涂,气成这样了还没落下司马靳。

他赶紧上前几步,伏地叩首道:

“臣遵旨。小兔崽子司马靳一并斩首。吾王圣明!吾王万岁万万岁!”

“少废话,快去!”

“臣遵旨,臣这就去,立刻就去。”

张禄一边应着一边后退,赶紧就出了大殿。

走出大殿张禄静下心来一想,虽然处死白起是他最急切最刻不容缓的事情,可是白起不是一般人,其在军中朝中的势力不容小觑,这事还得周全了手续。最好自己还别出面,别留下把柄。

于是他出了咸阳宫直奔御史大夫府,向御史大夫传达了秦王的谕旨,捧上宝剑。

秦国的法律,处罚百姓权归廷尉府,处罚官吏权归御史大夫府。

御史大夫自认份内之事不能推脱,当然心知肚明,也知道白起谎报战功,给国家和百姓带来的灾难。

长平大战秦国伤亡了三十多万精壮,家底打掉了一半。两年多的邯郸战役更是死伤惨重,雪上加霜。抬回来的男人尸体,比活着的男人都要多,尸体都是精壮,活着的却是老的老小的小。

国库就更别说了,早空了。前些日子治粟内史拿着秦王的手牍去向楚国借粮,不知道能不能借得来,能不能熬过今冬明春的饥荒。

御史大夫认同白起死有余辜,可是只凭张禄空口一言,却不敢就这么去履职。他抱拳一揖道:

“敢问相国,秦有祖训,不杀将军。吾王杀白起、司马靳,可有手谕?没有吾王手谕,恕卑职不敢履命。”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登录 金冠登录网址,金冠官网的网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