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登录网址_金冠官网的网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725,675
  • 关注人气:1,26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89远交近攻秦围邯郸魏国应该击赵才对?

(2021-04-16 09:00:00)
金冠登录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89章 太子喜监国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1

与魏无忌的判断正相反,九十九岁老臣唐雎此番出使秦国,却是慢斯条理,悠哉游哉。

出了大梁城,他没取近路沿河南大道向西,而是掉头过了河水。因为他料定,魏无忌听说他出使秦国,定会派人来追,他甚至担心派来的是杀手。他知道魏王这个弟弟神通广大,做事不计后果,走河内进野王城安全。

唐雎主张结交秦国,却并不赞成与秦国夹击赵国。

赵国是魏国的屏障,这显而易见,但是存赵不一定要救赵。

当下的情形对魏国最有利,秦国全力攻打邯郸却久战不下,秦王稷死要面子,断不会主动撤退。好呀,打去吧。打个三年五载,不仅拖垮了秦国,也耗干了赵国,这不正是魏国发展壮大的大好机会吗?

抓住这三年五载的时间机会,赶紧改革变法,魏国就能在中原崛起。即使变法不能行,赶紧狠抓耕战,积聚财富,壮大军队。以魏国据中原,又霸着河水的天时地利,到时扫荡孱弱的韩国,蚕食疲敝的赵国,魏国就能在中原崛起。如此一来,才能有本钱有实力,与秦国抗衡,进而争天下!

“唉!”唐雎一声叹息。

可惜魏王愚钝,魏无忌又傲慢幼稚。王公贵族更是鼠目寸光,舍不得丢弃眼前那点蝇头小利。让天赐的良机,让秦攻邯郸两年的时间,就这样一天天白白流失。

随着年岁的增长,唐雎已经越来越心灰意冷了。

该说的话,已经不知说了多少遍了,说了白说。所以此时他是一副尽力而为的心态,能做到什么程度就是什么程度,一切听天由命。

故而渡过河水他就放慢了脚步。走到野王城的时候,说要去刺探秦军的虚实,下令进了野王城。进城之后四处游逛一番,他又跑去拜访守城的秦军校尉。

秦军校尉一听是魏国的五世老臣,又是受秦王邀请去咸阳商议大事,自然不敢怠慢,陪着吃喝视察,到处转悠。唐雎也把当年会见秦王的事情拿来胡诌,听得秦军校尉目瞪口呆,只把唐雎当作神人。

在野王耽搁了十来天,一行人又上路西行,走着走着,唐雎又突然要转道向南。

随行的副使问道:

“敢问王使上官,转道向南是要去哪儿?”

“奔河雍。”

副使临行前知道此行事急,一路上没敢明着催,可是心里却暗自着急,这么个走法,猴年马月才能走到咸阳。

于是他就为难地对唐雎道:

“回上官,河雍距此地有八十余里,往返一趟至少得耽误四五天。”

唐雎一拉脸,故意气恼地呵斥道:

“糊涂。吾王虽贵为一国之君,可还是天子的臣下。老臣奉王旨路过洛都,焉有不遥拜天子之理?”

听这一说,副使不敢说话了。

一行人转道向南,走了两天进了河雍城。

那副使以为唐雎站在河水边拱拱手,最多跪下来磕几个头就算了,哪知唐雎却道:

“自明日起,老夫要斋戒九日,而后沐浴更衣,遥拜天子。”

“啊?”

我的亲娘呀,这一下又十几天出去了。他赶紧抱拳施礼道:

“回上官,我等离开大梁时,吾王再三吩咐……”

“知道知道,尔以为老夫不急吗?这是着急的事吗?”

副使支支吾吾,却也想不出个硬道理来说服唐雎。

就这么着,唐雎便在河雍住下了。说是斋戒,每日里肉一点不少吃,酒一口不少喝,只把那副使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却又无能为力。

可是唐雎万没料到,这个时候魏无忌已经拿到了兵符,马上就要夺兵救赵。更叫唐雎想不到的是,燕国也已经开始集结军队,马上就要从背后大举攻赵。

大战一触即发,不可避免。他想拖垮秦国耗干赵国的计划,根本不可能实现。赵国的存亡,就看魏无忌和燕相栗腹,谁抢在前面了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2

秦相张禄给燕国上卿栗腹去信时,正赶上燕国朝廷震荡。

燕孝王刚即位没多久就一病不起,看看自己一天不如一天,好起来的可能性甚微,燕孝王就躺在病榻上发了一道谕旨,叫太子喜监国,全权行使燕王权柄。

俗话说,看人挑担不吃力。新监国的燕太子喜,看着爷爷燕武成王和父亲燕孝王,战战兢兢,四面奉迎,心里就一百个瞧不上。心说我要是当了燕王,赵国齐国算什么东西,瞧我怎么收拾他们。

所以刚一办完监国大典,太子喜就仗剑四顾,要找个地方撒撒野。

这一日太子喜临朝升殿,文武大臣齐聚殿下,太子喜便踌躇满志对群臣道:

“各位爱卿,父王圣旨,授江山社稷权柄于本太子,本太子食不甘味,寝不成寐。想燕国北有匈奴,南有强齐,西有烈赵,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本太子欲振兴燕国,南却齐,西蚀赵,列位爱卿可有妙计,教与本太子啊?”

太子喜说完,群臣都缄默不语。

太子喜看看群臣,心说我父王都用着这样一帮窝囊废,燕国岂能不受人欺负?于是他就赌气道:

“本太子要拿齐国试剑。”

话音刚落,七八个大臣离席伏地:

“太子殿下,这万万使不得!想那齐国,是与强秦争东帝的主儿,百万大军,万乘强国。贸然击齐,无异于以卵击石也!”

太子喜生气,又故意道:

“赵国如何?不行本太子就向西拓展疆土。”

“太子殿下,这也万万使不得。想那赵国,自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之后,赵之骑兵,纵横驰骋,所遇者死,所挡者亡。击赵万万使不得。”

太子喜恼火,一拍御案,“噌”地一声站起来,大喝一声:

“退朝!”

不待群臣见礼应和,自己调脸先走了。

上卿栗腹此时也在文武之列,跪坐在大殿下,不过他一言未发,心下暗喜自己的人生机遇来了。

一朝天子一朝臣。新王登基是为臣者最为紧张,也是最要紧的时候。搞不好罢官丢爵,甚至脑袋搬家,搞好了一朝得宠,平步青云。栗腹深谙此道,他要瞅准这个关键时刻,在太子喜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文韬武略的才能。

正好这时候张禄的信到了,栗腹打开一看,太好了!让燕国出兵夹击赵国。这不正是太子殿下急切想要干的事情吗?太子要干未必能干成的事情,有了这封信却能稳操胜券了。

不过,栗腹不想就这么轻易地把信拿出去。这么一来,群臣见事必成,必然群起而来争功。现在的相国,上将军,加上王的叔父舅爷,最后大功告成必无我栗腹的好处。

于是,看着太子喜朝堂受挫,群臣谏止,栗腹不动声色。

待到散朝之后,他才怀里揣着张禄的信,跑到太子府求见太子喜。

王宫侍卫挡驾:

“上官有事,明日上朝奏报。”

栗腹嘿嘿一笑道:

“此时甚急,烦卫士官长进去替栗腹通报一声。”

那侍卫待要拒绝,栗腹故意神秘地轻声道:

“你就说秦相有密约,正合吾王太子圣意。你就这么去禀报,太子必赏你。太子不赏回头本上卿赏你。”

那侍卫一听秦相有密约,不敢怠慢,赶紧进去禀报,果然,一会儿出来说:

“太子请上卿内堂说话。”

栗腹嘿嘿一笑道:

“太子赏你了吗?”

“回上卿没有。”

“我记着你了,回头我赏你。”

“谢上卿。上卿请。”

那侍卫说完,转头在前面带路,直把栗腹引到内堂。

“启禀太子,上卿栗腹宣到。”

里面内侍说了个“请”字,栗腹在门外伏地叩首,然后高声唱喏道:

“臣栗腹,拜见吾王太子!”

里面又说了个“请”字,栗腹复又叩首道:

“臣遵旨。”

这才爬起来走进内堂。

太子喜对栗腹没什么好印象。

栗腹谈不上气宇轩昂,也谈不上机敏智慧。可是刚刚大殿上受了冷落,太子喜告诫自己要礼贤下士,发现人才。

于是他便一指左边的坐席道:

“你就是栗腹?赐座。”

“谢太子殿下赐座。”

“你求见本太子,有何要事啊?秦相有何密约?”

“啊,是这么回事。臣请太子殿下容臣细禀。”

栗腹不想就这么轻易揭开谜底,他要铺垫到一个火候,要让太子喜感觉到这都是他栗腹深谋远虑,才致今日,连强秦的相国都低我三分,主动示好。要让太子喜意识到,栗腹有远见,当年张禄只是个门客时就能看出此人必有大任,这才礼贤下士,为燕国结交了这么个重要的权贵,这才有今天这般厚礼答谢。还要让太子喜感恩戴德,你不是想要有所作为,树立威信,一展宏图吗?瞧瞧这天大的机会,万无一失的把握,我栗腹早就替你预备下了。这时候再拿出张禄的信,才能恰到好处。

太子喜闻言皱了皱眉头,强压着心里的不耐烦,没脱口而出骂栗腹啰嗦。

栗腹看在眼里,却嘿嘿一笑,自顾自说道:

“啊,说来话长。此乃二十八年前,臣奉先王之命出使齐国,那时候秦相张禄,不过是魏国中大夫一家臣耳,也就干些牵马垫脚的下贱活计。不过,臣只会其一眼,便看出此人绝非等闲之辈,日后必能显达于天下。一日齐王设宴,臣坐主席,那范睢,啊不,现在变名张禄了。那张禄不过在殿外伺候而已。席间,臣借故离席,走到张禄跟前,抚掌对其言道:‘尔有大才,不当虚度于此。’那张禄听臣之言,果然辞去微职,变名张禄,西向事秦,始有今日显贵。”

太子喜将信将疑看着栗腹。

栗腹嘿嘿一笑接着道:

“那张禄在秦国,果然施展才华,一步登天,封应侯,佩秦相国印。张禄感激臣点拨,多次邀臣赴秦为事,均被臣婉拒。臣一日为吾王太子之臣,便终生至死为燕国之鬼。臣回张禄道,臣乃燕王之臣,若卿要报恩,报与燕王为是。当今太子,英明睿智,年虽少,志宏远。燕国立国八百年,未尝有如此圣贤英明之君主也。太子欲向南向西进,愿卿留意。”

栗腹一通絮叨,果然不白费,太子喜浑身舒坦,点点头,脸上的不耐烦烟消云散,一丝笑意夹杂着几分急切,爬上眉梢。

栗腹心说,嗯,这回差不多了。于是,他从袖袋里拿出张禄的信,捧在手中接着道:

“张禄接臣去信,便禀明秦王,照臣之指点,定下了击赵大计。前番秦军在长平大败赵军,一举坑杀赵军精锐四十余万,赵国男丁几乎全部葬身于长平。秦本可以独占赵国,被臣晓以天下大势,加之那张禄是个知恩图报之人,便说动秦王,分利于燕,与吾王太子中分赵国,共御列国。此乃张禄致臣之来信,太子明察。”

太子喜一听,将信将疑。还有这等好事?

本太子正要攻赵击齐,正不知道该从何下手,担心打不过人家丢人现眼,若是能与秦国东西夹击,自然是万无一失。

他一下就站了起来,也不等内侍伸手,自己一把夺过张禄的信,站着就读了起来。

哎呀,这信写得太好了,太子喜一面读着信中的文字,一面心中感慨。

“每念此,无不感慨于公之贤明仁义而欲还报矣。而今公为燕之重臣,我为秦王走马……”

哎呀,这么个贤明仁义的燕国重臣,我父王竟然没有发觉,不知道重用,真正是……

“公据天下之东,我守山河之西,中原要冲尽在你我股掌之间矣……”

可不是吗,秦国和燕国就如同饺子皮,诸侯列国就如饺子馅,一切尽在秦燕的掌握之中。

“燕乃周天子血脉,秦亦颛顼帝苗裔。唯赵魏韩乃晋国贱臣,犯上作乱三家分晋而据有中原,此乃不忠不孝大逆不道也……”

太子喜忍不住一拍大腿,高声赞道:

“精辟!本太子亦无时不在思量此事。当今天下,惟燕国、秦国为正道。韩赵魏齐皆是乱臣贼子!”

栗腹微笑叩首:

“吾王太子圣明!”

太子喜从信中抬起眼神,傲然四顾,于那没落贵族仅有的骄傲中,又升腾起替天行道的大义凛然。

栗腹看着太子喜脸上的兴奋,眼中的豪情,心知大事成矣。当太子喜低下头去要把那信读完时,栗腹竟不顾君臣之礼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登录 金冠登录网址,金冠官网的网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