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登录网址_金冠官网的网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657,106
  • 关注人气:1,260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正文 字体大小:

85魏无忌私会如姬令窃符怎躲过魏王耳目

(2021-04-12 09:00:00)
金冠登录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85章 鹿溪苑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1

魏无忌在大殿之上与唐雎争论救赵,没争出个结果来,想想说好的事,王兄突然变卦,必是有奸臣使鬼。

正心下忐忑,突然有门客跑来报告:

“禀主公,吾王把唐雎召进宫了。”

“啊?”魏无忌大惊。

王兄避开自家兄弟,却单召秦奸唐雎进宫议事,这显然是要和秦击赵了。

他本想立刻进宫与唐雎争辩,可一想天晚了,两人再入内廷,你言我语,也还是争不明白。干脆明天单独进宫,就跟王兄两人议论这事,议定了就叫王兄立刻下旨,命晋鄙立刻发动进攻,省得夜长梦多。

这么想着,他就对那门客说了声:

“知道了,尔回去给本公继续盯着,我王兄有什么举动,赶紧回禀。”

“仆遵命。”

那门客走了,魏无忌吃饭洗漱,上床睡觉。

哪知第二天大早刚一起来,那门客就在堂外候着求见。魏无忌心下一惊,这是怎么啦,昨晚又生出了什么大事?

他来不及换身衣服,就穿着睡衣来到前厅:

“何事?”

“主公,大事不好。”

“讲。”

“今日一早,吾王派出两路使者,一路奔河内晋鄙军中,一路是唐雎,去了秦国。”

“啊?嘿!”

魏无忌以拳击掌,懊悔自己大意了。

唐雎去秦国,一定是与秦王商量夹击邯郸之事。赴河内的使者也一定是传达王兄新旨,变救赵为击赵。

赵国在邯郸已经打了两年了,早已是精疲力尽,不堪一击。何况我已写信给赵胜,言晋鄙率军来援,赵国必不防备晋鄙。叫他出其不意一击,邯郸焉能不溃,赵国焉能不亡?

赵国一亡,魏国在河内的广大土地,众多城池,还不被秦军顺手牵羊,据为己有。如此一来,就大梁周边这点地方,魏国连苟延残喘的本钱都没有了。秦军根本不用动刀兵,扒开河水的口子,转眼就能把大梁变成鱼虾泽国了。

“唉!如何竟到如此地步!”

魏无忌捶胸顿足。

他转头对堂下喊道:

“来人啦!快去叫人!”

家臣从没听过主公如此急切失态地大喊,赶紧都奔了进来。

“仆在。”

“仆等听候主公吩咐。

“快,叫门客会骑马有点蛮力的,都去追唐雎,不管追出去多远,哪怕追到函谷关!追到了不由分说就往回扯,只要不出人命,出了事有我魏公子兜着。快去!”

“仆等遵命。”

几个家仆分头往外奔,魏公子府当时一片混乱。

魏无忌自己,来不及更衣,也等不及唤人备车,当时就穿着睡衣冲出府门,往王宫一路猛跑,直叫路人看了目瞪口呆。

一时间,熙熙攘攘的大梁城,突然就一幅兵荒马乱的景象了。

先是人们看见魏王的弟弟,赫赫有名,历来从容不迫的信陵君魏公子,穿着睡衣,披头散发,在大街上狂奔。接着就是一大群门客,骑着马从魏公子府中冲出来,一路向西绝尘而去。

魏无忌的门客三教九流,什么人都有,杀猪卖菜的,挑大粪抬棺材的,一听公子招呼,撂下手里的营生也跟着乱跑。杀猪的扔下肉案子,操起杀猪刀跳上拉肉的骡子。抬棺材的把死人棺材撂一边,骑上还扎着送葬彩头的驽马。

大梁人都惊恐地瞠目于眼前突然发生的混乱。

街面的混乱,抵不上魏无忌内心的焦急。

晋鄙的十万大军就如同搭在满弓上的一支利箭,只要一个命令,它就能立刻射向已经筋疲力尽的赵国,将其置于死地。

魏无忌一路狂奔来到王宫,抬脚就往宫里走,却不想被门前的卫士挡驾了。

“公子留步。”

“我要见王兄。”

“吾王有旨,公子不能进宫。”

“胡言!”魏无忌往里闯。

卫士却早已立成人墙,挡住了魏无忌的去路。

魏无忌大怒,抬腿就给面前的卫士一脚。那卫士虽然被踢得龇牙咧嘴,却没有让道的意思。

这时,正好几个门客抱着魏无忌的礼服,追了过来,魏无忌一眼看见门客腰间悬挂的佩剑,他上前一把,“仓啷”一声将佩剑拔在手中,大踏步走到宫门卫士的跟前,拿剑指着卫士喝道:

“让开。我乃魏王弟信陵侯魏无忌,不让开我立刻杀了你。”

卫士不退让:

“吾王有旨,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宫,违者立斩。”

“本公先斩了你!”

魏无忌举剑朝那卫士的脑袋剁了下去。

那卫士闪身一让,跟着就听“哗啦”一声,所有的卫士都挺起了长戈,将尖刺指向魏无忌,直逼得魏无忌不能近前。

怒不可遏的魏无忌使劲将手中的剑,“当啷”一声扔在地上,顾不上尊贵廉耻,站在宫门前扯着嗓子大喊:

“王兄!我是无忌,我有急事要见王兄!王兄,唇亡齿寒,万不可背后击赵!王兄,千万别上了唐雎老贼的当!”

“王兄你让我进去,为弟有话要对王兄说啊!”

“王兄,与秦为友,那是死路一条!唐雎老儿那是卖魏求荣。他是个内奸。秦奸!王兄明鉴!”

魏无忌在王宫前闹了一个上午,魏王圉始终装聋作哑,就是不搭理他。

魏无忌不甘心,回到府上就找各种关系,叫人把自己领进宫去,无奈各种关系到了宫门前,别人能进就是他魏无忌被挡驾。

这个时候,去追唐雎的门客陆续有人回来了:

“回禀主公,我等马不停蹄追出去二百余里了,没见唐雎的车队。”

魏无忌一拍案几:

“胡说!他长翅飞了?”

“回主公,他若是乘车走不了那没快,仆怕他是走的水路。”

“那就驾船去追。”

“已经有人去了,只逆水而上,又耽误了一整天,怕是难以追上。”

“嘿!老儿该死!”

魏无忌以掌击案。

唐雎到了咸阳,一定会立刻受到秦王稷的接见,秦王稷也一定会利诱唐雎夹击赵国。一旦盟成,传回大梁,晋鄙的十万大军就成离弦之箭了。不能再迟疑了!魏无忌决定当机立断。

他让人把自己的一个爱妾找来,屏退左右,一把拉住爱妾的手道:

“明日一早,你想办法入宫,把我王兄的宠妃如姬约出来。嗯……”魏无忌想了想道:“去游鹿溪苑。”

“去游鹿溪苑?”爱妾惊得瞪大了眼睛,“这等节气?”

“顾不了这些了,要亡国了,本公必须力挽狂澜。”

“啊,是,妾遵命。妾明日一早,设法进宫,约如姬娘娘去游鹿溪苑。”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        2

鹿溪苑在大梁城的东南,是一处商朝留下来的郊野园林。原本只是济水与睢水泛滥时,冲刷出来的一片沼泽,由于禽鸟出没,杂木清秀,渐渐被王公贵族喜爱。自商代起,有王宫贵戚出资修建回廊亭阁,逐渐成园,因有南方少见的鹿群出没,因此得名。

第二天一大早,魏无忌换上布衣,只带一个贴心的老奴,轻车简从出了公子府,悄悄奔鹿溪苑而去。

到了鹿溪苑,四处闲走,只有几只寒鸦还歇在凋零的枝头上,四处已是一片萧瑟。望着此情此景,魏无忌突然心生懊悔:

哎呀,都是自己一时着急,乱了方寸。昨日爱妾还提了一句,这种时候游鹿溪苑,岂不荒唐。如姬一个王妃,出入宫廷不易,春暖花开你说去踏青赏花,还说得过去,如今寒冬将至,说去游鹿溪苑,谁信呐。来了必然引起王兄猜忌,如何是好?

魏无忌沿着小径乱走,既怕如姬不来,又怕她来了徒遭猜忌,引发祸患。

看看太阳当头了,应该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了,魏无忌叹了口气:

“不来也好,再想个万全之策吧。”

这么想着,他便打算往回走。

正在这时,突听一阵女人的轻声软语,回头一看,只见罗裙翻飞,一队女官簇拥着如姬迎面而来。

魏无忌的爱妾抢先过来施礼:

“贱妾给夫君见礼了。贱妾陪娘娘郊游,不想得见夫君,贱妾失礼了。”

魏无忌假装还礼,跟着上前给娘娘如姬行礼:

“无忌给娘娘请安。”

“公子免礼。”

魏无忌的爱妾一看魏无忌和如姬搭上话了,立刻拉着众女官假装戏耍,转过一处水亭,消失在树丛后面。

众人刚一离去,如姬便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向魏无忌叩首行礼:

“奴婢如姬叩见恩公。”

魏无忌吓了一跳:

“娘娘使不得,快起快起!”

他想上前搀扶,又觉不妥,进退两难。

如姬趴在地上,结结实实地叩拜三次,这才整衣起身,站定后两眼看着魏无忌,片刻之后喘匀了气息,这才轻声道:

“恩公今日唤奴婢来,不知有何吩咐?”

“娘娘噤声。娘娘万不可自称奴婢,如此一来无忌就是死罪了。”

“如姬在人前是娘娘,在恩公面前就是奴婢。恩公有什么要奴婢效力的,就是要奴婢立死,奴婢也绝无二言。”

魏无忌看如姬如此执拗,时间又紧,便不想在这些繁缛礼节上瞎费功夫了。他四下看了看,确定没有人在附近,就向前迈了一小步,压低了嗓音道:

“娘娘真的能为无忌立死否?”

如姬一愣,随即点点头。

“背叛你的夫王亦敢为之?”

如姬吃惊地睁大了眼睛,一抹红晕飘上了粉脸。她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魏无忌,没有点头,也没有摇头。

魏无忌读懂了这个眼神,那就是可以。

魏无忌又下意识地朝四周看了一眼,又往前凑了凑,用更加低沉的声音说道:

“我要娘娘帮我,把我王兄的兵符偷出来,尽快交给我。”

如姬惊得木头一样站在那里,张大了嘴,半天没有合上。

魏无忌没意识到如姬惊吓成这样,继续低声说道:

“王兄有很多兵符,都是两块合一存放的。其中只有一块是单瓣,我就要这块。”

如姬还是痴愣愣地站在那里,仿佛灵魂已经出窍。

魏无忌只得一把抓住如姬的胳膊,使劲摇晃了一下,如姬这才从惊恐中摆脱出来。

她没有从魏无忌的手中抽出胳膊,只是哆哆嗦嗦地问道:

“恩、恩公,你、你是要兵变,杀你王兄啊?”

魏无忌一听,方知如姬想岔了,赶紧解释道:

“娘娘想岔了。那块兵符的另一半,在将军晋鄙手里。晋鄙现在正统帅着十万大军,驻扎在河内。王兄现在想让他与秦国一起夹击赵国。可是赵国一亡,魏国也就亡国不远了。我再三劝说王兄,无奈他执迷不悟。如今只有请娘娘偷出兵符,我去夺了晋鄙的兵权,这才能救援赵国,保全魏国。”

如姬虽然松了一口气,可是看得出她还没有从惊恐中摆脱出来。

“娘娘能帮无忌,偷得兵符吗?”

如姬惊恐万状地点点头。

魏无忌不放心地问:

“娘娘知道兵符藏于何处?”

如姬摇摇头。

“能找见否?”

如姬摇摇头,赶紧又点点头。

“万一被我王兄发现,娘娘如何回说?”

如姬答非所问道:

“我、我想办法。”

魏无忌突然有点于心不忍:

“如果娘娘害怕,可以不做。”

“我、我不害怕,我不害怕。”

如姬嘴里说着不怕,身体却在不停地发抖。

这时候,树丛背后传来女官的声音,魏无忌赶紧后撤一步。如姬也从惊恐中惊醒,慌忙向魏无忌略一施礼,赶紧转身径自向前走去。

女官们一看娘娘要走,赶紧快步跟上,将如姬簇拥在中间。

霓裳罗裙向远处飘去。这时候,如姬突然回过头来,朝魏无忌使劲看了一眼。复又赶紧转过头去,快步向前,很快消失在枯枝败叶之中。

人声彻底散尽之后,魏无忌站在鹿溪苑的山水旷野中,心中突然紧张起来。如姬那一眼充满着惊恐,却分明像是在诀别。

这时候他真的后悔了。

以如姬现在就吓成这样,回去绝过不了王兄那一关。

大冬天的你干什么去了?你去跟我弟弟约会,我弟弟气宇轩昂,英俊潇洒,是不是你们早有私情?

如姬就是跳进西河也说不清。

其结果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登录 金冠登录网址,金冠官网的网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