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登录网址_金冠官网的网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740,835
  • 关注人气:1,264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博主被推荐的博文
程步的这篇博文被推荐到新浪博客
此博主被推荐的博文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79秦攻邯郸两年不破是范睢讹秦王先杀白起

(2021-04-01 09:00:00)
金冠登录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79章 弃地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1

程畟看了一眼张禄,见他聚精会神地在听,便不紧不慢地接着往下说道:

“待要出兵的时候,先祖穆公有意让百里傒的儿子孟明视,和蹇叔两个儿子西乞术和白乙丙率兵。军队出发的那天,百里傒和蹇叔就对着军队放声大哭,意欲再次劝谏先祖穆公。不想惹得穆公生气道:‘大军出征,你二人却大哭,意欲何为?’二位老臣见先祖穆公仍无悔意,只好回道:‘臣不敢阻拦大军出征。只是我二人年事已高,恐怕再不得骨肉相见。’其实,二位老臣早就料定此战必败。他们甚至私下里对自己的儿子们说道:‘你们如果战败,一定是在殽山的险要之处。’果然,穆公三十三年春,秦国大军向东借道晋国,又绕过周天子的都城北门,向东潜行。当走到晋国的殽山险要处时,在滑邑城门下,遇见一个卖牛的郑国商人。这商人突然在远离秦国的地方遇见秦国的军队,十分惊恐。为了保命,他就谎称自己是郑国的使者,受郑国国君之命在此等候,以犒劳远道而来的秦国军队。闻听此言,秦国的三位将军以为偷袭的计划已经败露,便打算撤军。可是由于粮草一路已经耗尽,三人便指挥秦军攻占了晋国的滑邑。”

程畟看了一眼仍然在认真聆听的张禄,心中有点疑惑。这些旧事作为相国不应该没有听说过。

于是他就停了下来对张禄道:

“这些事情,相国想是知道的。”

“圣巫所言极是,本相还在魏国的时候,就曾听说过这件事情。晋国的史书中也记载了这次战事。是时恰逢与先祖穆公交情深厚的晋文公去世,继位的太子晋襄公闻听滑邑被袭,大怒,立刻发兵攻击秦军。结果秦军大败,全军覆没,孟明视等三位秦将被俘。幸亏晋襄公的母后是秦穆公的公主,这才保住了三位秦将的性命。”

程畟点点头。

张禄不解地问道:

“那先祖穆公是何时立下不杀将军的祖训呢?”

“秦军战败,不仅全军覆没,还连累先祖穆公的女儿,不得不为孟明视三位败将向晋君求情,朝廷便有大臣奏请,杀孟明视三将,以彰其擅自攻打滑邑的罪过。先祖穆公闻奏言道:‘将军流血沙场,若非谋逆,纵有大罪,也应该戴罪立功,战死沙场,不应该死于秦国的庙堂。三将擅自攻打友邦滑邑,虽然有罪,然者罪之魁,是寡人不听良臣谏言,发兵远征,这才致我军滑邑惨败。罪在君不在臣。’这之后,三位败将回到秦国,先祖穆公亲自穿着丧服到郊亭迎接,立即恢复三人官职,嘱他们不要松懈,准备雪耻。穆公三十六年,孟明视等三将再次率军攻打晋国。大军渡过西河之后,孟明视下令三军,破釜沉舟,以示决死。秦军终于一雪前耻,大败晋军,并夺取了王官城和鄗城。”

张禄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随口应和道:

“啊,先祖穆公真乃贤明君主也。”

说着话张禄就站起身来,双手抱拳向程畟略一施礼道:

“有劳圣巫此番指教。既然有先祖穆公的祖训在上,想来武安侯公此去西行,可以无恙也,本相也就放心了。既如此,本相就不再劳烦卜师了,就此告辞。”

程畟有些意外。刚才还说要把酒说史,享受这难得的人生快意,怎么刚这一会儿就站起来要告辞?

不过他也懒得细究,跟着起身一揖道:

“门外大雪,相国好走。”

二人施礼作别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2

从程畟府宅出来,张禄心里有七分焦虑,也有三分踏实。

什么事情就怕不明原委。不明原委便会有种深不可测的恐惧。不明原委就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。一旦搞清楚了事出有因,总能想办法对付。

往回走的路上,张禄心里琢磨。这事虽不好办,可是也并没有陷入绝境。先祖穆公有祖训不杀将军,这有点麻烦。可是这祖训并非明文诏令,因而也就有变通的余地。商鞅也曾授爵位大良造,也曾率军攻克了魏国的都城安邑,可是秦惠王不还是以谋反的罪名把他车裂了吗?白起难道就不能谋反吗?

这么想着张禄心中轻松了几分。

车到相府门前,张禄下车进屋,下人接住引至火盆边,脱去风雪氅换上貂裘围塌,婢女又捧上一樽热酒,张禄接在手中在火盆边坐下。烤着温暖的炭火,看着不断跳动的火苗,不由得想起了白起。士伍白起,这个时候,怕是正在去往阴密的荒山野岭中,饥寒交迫,苦熬天明。

“你是自作自受。”

张禄在心里自语道,不由得一丝快意涌上心头。

可是,不等这丝快意散布开来,突又一丝忧虑爬上心头。

想要像商鞅那样说白起谋反,怕是难以得逞。官罢了,家抄了,身边无一兵一卒,现在又是蹒跚于西行的荒山野岭中,如何谋反?如果此时他是带兵在邯郸打仗,事情反倒是好办了。

此念一起,他倒是有些后悔了。秦王罢免白起的时候,自己应该拦一道。甚至应该换个策略,说动白起统兵去邯郸。

可是现在悔之晚矣。如果不是谋反,什么罪名才能致白起于死地呢?前思后想,张禄感到束手无策,也就不能不哀叹白起这两年死抗拒战的高明。

这一夜,张禄睡得迷迷糊糊,总是被噩梦纠缠。

 

一夜没睡好,加上噩梦的恐惧,第二天起来,就有一股无名火没地方发泄。下人端上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羊肉汤,张禄心不在焉喝了一口,一下子就烫到了嘴,顿时大怒,摔了汤碗,让人把那个下人拉出去痛打。

正在这时,门监来报:

“禀主公,河东郡守王稽求见。”

张禄闻听一惊。没听说王召他回来?

这等紧急的时候,他怎么敢擅离职守?想来必有急事。

张禄赶紧对门监道:

“快请,快请。”

门监走后,张禄本想坐在堂上等王稽进来叩拜,想想又觉不妥。

这王稽过去是秦王身边的人,张禄能从魏国死里逃生,多亏王稽当年出手相救。叫王稽出任河东郡守,一来是向众人显示张禄知恩图报,招揽投靠,二来也是扩张势力,往河东放的眼线。如今虽然相国与河东郡守是上司下属,主子奴才,可是当下危局,还不是托大的时候。

于是张禄赶紧起身,迎了出去。

走到院中间,几个家丁正在笞打那个犯错的下人,吱哇乱叫不成体统,他便对家丁道:

“行了,让他长点记性就罢了。”

家丁赶紧收手,挨打的下人爬起来,趴在地上感激不尽,朝张禄叩头不止。

张禄没工夫理会,撂下院里的人,疾步走到府门口迎着王稽。

“河东郡守在下王稽,参见相国侯公。”

“郡守不必多礼,快里面请。”

二人穿过院子进了中堂,张禄支开身边的人,低声对王稽道:

“吾王召你?”

王稽摇摇头。

“那你怎么敢擅离职守?”

王稽低声急切言道:

“相国,邯郸不妙!”

“如何不妙?”

“下官听说,赵将廉颇已经集结塞外精兵,准备南下。魏王圉也已经发兵十万,叫上将军晋鄙统领,北上救援邯郸来了,但等就位,就要三面夹击。”

张禄微微一笑道:

“无妨,晋鄙是奉魏王旨,与我夹击邯郸的。”

“可是万一魏王脚踩两只船呢?毕竟相国离大梁远,赵相胜离得近。”

张禄想想,摇摇头:

“放心,赵魏有世仇,魏王又觊觎邯郸。”

“相国高明,只卑职担心,列国反复无常。赵魏虽有世仇,可是魏国攻陷邯郸,赵国欲复仇。现在可是赵国有求于魏国,没准他就化干戈为玉帛了。可是秦国与魏国的世仇却化解不了。咱们占着人家的河西并河东之地呢。卑职的治所就是魏国的故都安邑。”

“嗯。”

张禄点点头,一时没想到这层。

他端起酒樽假意喝酒,心里盘算。要试探魏王不难,遣使叫他攻邯郸即可。可是若他真心向秦,真下旨叫晋鄙向邯郸发起进攻,邯郸之困就解了。我军大胜,秦王稷忙着瓜分赵国,心情一好,白起这只落入陷阱的困兽,就又死里逃生了。

那本相不就白忙活了?到头来还是成了给白起擦屁股圆谎。秦王稷肯定会翻过头来,大唱长平之战大捷的赞歌,以显示朝野皆流言,没有长平全歼赵军主力,哪来寡人一举亡赵。白起真英雄,寡人英明伟大。

不行,不能盲动,得坚持。

就如同长平之战般,得顽强死守,一定要坚持到秦王稷扛不住了,前线噩耗频传,最后龙颜一怒,突破那子虚乌有的祖训,一道圣旨杀白起夷三族。那时候,本相再一声令下,邯郸城下大获全胜,已而趁胜逐北,瓜分赵国,秦国四百年未有之伟大胜利,吞并中原一等诸侯大国,才名实所归,才胜得有价值有意义。本相才能借着胜利,在朝中乘胜追击,荡涤污泥浊水,重塑朝纲人伦。

这么想着,他便故作吃惊地对王稽道:

“魏军进展如何,渡过河水啦?”

“回相国,下官离开河内时已得报,魏军早已在数十天前就过了河水,此时怕已经抵达邺城,没准已经开始发动进攻了。”

“啊,真乃千钧一发了。”

“下官还得报,平原君赵胜亲自率领一支庞大的使团,去了楚国。据说,楚王也已经同意发兵救赵。楚国的军队正在集结,只不知是要借道韩国来救邯郸,还是干脆攻武关袭咸阳。”

“哎呀!”

张禄故意猛一击案,忍不住站起来在屋里转悠,口中道:

“可恨!可恨你这白起谎报战功,给秦国给吾王惹下这大祸患。你不该死吗?不是死有余辜吗!   

“相国,眼下怎么办?下官执掌河东郡,现在已经是人心惶惶了。”

张禄思量,要不要带着王稽进宫,叫他直接向秦王禀报?也许再加一把力,白起贬谪阴密还没走多远,一道圣旨就地斩首,还来得及。

可是,会不会秦王稷一吓,反倒要用白起,去化解危机呢?

他那里正紧张地思索,王稽却道:

“相国,你能不能想办法,让卑职离开河东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邯郸马上就要大溃败了,赵魏联军杀过来,河东郡首当其冲。在下心知,相国本是好意,给在下谋个美差,却不想反而陷在下于此绝境。”

张禄有些恼火。

这会儿你怨我了?当初五次三番叫我向王进言把你外放,河东郡也是你自己挑的好地方。秦王几次发怒要责罚你粮草不力,都是本相替你拦下了。合着你坐着郡守的位子上,不能光享福捞好处,一点危难不当,一点正事不干吧?

看着张禄绷着脸不说话,王稽道:

“早知如此,还不如呆在吾王身边。”

张禄想斥责他几句,一想这种时候,一个白起还没有搞定,再添个王稽,自己可就腹背受敌了。

小人干正事没本事,干邪事,进谗言,往往都是高手。

这么想着,他就强压着心头的不快,对王稽道:

“你如何打算?”

王稽一听有门,便向前凑了凑道:

“都说相国高义,有恩必偿,有仇必报,真君子也。”

张禄点点头,心说别来这套了。

王稽看张禄点头,便接着道:

“叫卑职看,河内的地方都靠不住,南郡也太远,且靠着楚国也危险。汉中郡怎么样?那里不远不近,离楚国赵国都远。”

张禄道:

“可是,汉中郡守吾王刚刚委派,撤换他没理由。”

“那还不都是相国翻云覆雨,易如反掌。”

“你走了河东怎么办?”

“管他呢。长平之战也不是我撒的谎,邯郸打不下那是王龁无能。”

张禄点点头道:

“嗯,这事容我择机运作。”

“相国可是得快点,邯郸说话就崩溃了。”

“怕是你还得赶紧赶回河东。”

“为何呀?”

“擅离职守是要杀头的,何况在这胜败交错的关键时候。”

王稽不说话,显然是不愿意。

张禄呵呵一笑道:

“放心,邯郸我军不会大溃,魏王也不会脚踩两只船。”

张禄故意屏退左右,又四下看看再无闲人,这才低声道:

“你忘了,本相是魏国人。本相遣使至魏,开出的条件魏王无法拒绝,欣喜若狂,他怎么会脚踩两只船而叛秦呢?”

“哦,相国开了什么条件,叫魏王绝不会叛秦?”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登录 金冠登录网址,金冠官网的网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