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登录网址_金冠官网的网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725,675
  • 关注人气:1,26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博主被推荐的博文
程步的这篇博文被推荐到新浪博客
此博主被推荐的博文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62秦子楚邯郸被追杀竟祸自赵武灵王家仇?

(2021-03-09 09:09:05)
金冠登录标签:

文学

杂谈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62章 南市斩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1

盖有邯郸令大印的处斩告示,贴满了邯郸各衙门公示墙。

袭击秦质子的凶手共有十六人,酒肆掌柜,一干伙计,还有那碰巧拉屎的过客,赵豹府的两个家仆也赫然在列。三日后处斩,地点在南市场,准予庶民观斩助威。

告示一出,邯郸便炸锅了。

十六家人都到衙门喊冤,街衢哭诉,一时间哭天抢地:

“冤枉!小民冤枉!求青天大老爷做主啊!”

“冤枉!青天白日,他秦质子被人打了闷棍,小民百姓安分守己哪敢招他?求青天大老爷开恩!求吾王相国明察呀!”

一干百姓都愤愤:

“秦质子被人打了,如何反杀我良民?”

“岂有此理!秦人杀我父兄,坑我降卒,如今又打上门来,要亡我国家。就该把那秦质子拉出来碎尸万段!”

“可恶!狗官!必是秦奸,不得好死!”

告示言明三日后处斩,可是自打告示贴出来那天起,南市每天便聚集了无数愤怒的百姓。人越聚越多,越聚越晚。头天晚上还散了,第二天晚便没有散尽。到了第三天大早,天还没全亮,南市早已是人山人海了。众人都憋着愤怒,揣着仇恨,又心存侥幸,都希望最后时刻,民心上达天庭,赵王圣明,王恩浩荡,突然就降旨下来,十六条人命得免,一切雨过天晴。

愤怒和仇恨一直憋着,直到午时三刻,猛听得一阵号角响亮,人群立刻骚动起来,一会儿向街口前涌,一会儿又往宽处后退。

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。人群惊慌,都哗啦啦后退,立时给街口让出一条宽道来。

果不其然,马蹄声近,竟有四五百匹马,马上骑士都是举着长戈,似乎已经料到会有骚乱。

马队入了南市,哗哗啦啦兜个圈子,立刻赶出一片大空场来。

又是一通号角响亮。

这时才见一溜十来匹马疾驰而来,马后拖着个东西,趟得地上尘土飞扬。

马入空场转一圈,众人这才看清,拖的竟是人。都灰头土脸,胳膊腿,头脸脖颈,凡是看得见的地方,都满是伤痕,早已是有气无力,离死不远了。

十六家人三四十口立刻凄厉一声嚎哭起来,人群也都窃窃低语,那是在骂,在咬牙。

监斩法吏吆喝一声:

“肃静!”

数百骑兵都把手中的长戈在地上猛一顿,齐声应和:

“肃静!敢有喧哗做歹者,杀无赦!”

人声掩息下去。

监斩法吏打开行刑决书,高声念道:

“歹人姜某姚某苦某负某扁某等,一十六人,贼胆包天,谋刺秦质子致伤,供认不讳,铁证如山,国法难容,罪有应得。吾王谕旨,斩立决!”

众人“嗡”地一声,开始向前涌。数百骑兵大喝一声,把手中的长戈哗啦一挺,锋利的戈锋指向人群。就这功夫,法吏高唱一声:

“遵旨行刑,斩——!”

话音未落,就听“咔嚓嚓”一片剑锋斩骨肉的瘆人怪响,跟着就听“扑哧哧,刺啦啦”,鲜血喷涌,十六颗人头落地,十六腔鲜血喷涌而出,直滋到近处的马蹄上。惊得那坐骑仰脖嘶鸣,跺蹄避让。

  人群惊得如阴曹地府,鬼魅九泉。跟着就听“轰”地一声,如山倒地塌,十六尊无头的尸体轰然倒地,倒剪着双手在地上挣扎抽搐。人群“嗡”地一声四散而逃,旋即又“哇”地一声前涌聚拢。十六家人也不知是被鲜血和人头激起了疯狂,还是被后面的人推涌,竟都一下子冲破马队的拦阻,朝那尸体扑将过去。一时间都扑在尸体上,嚎啕大哭。有家人抢起地上的人头,拼命往那断了的脖颈上接堵,想要堵住还在涌出的鲜血,接回父兄子弟一命

突然人群中有人怒吼一声:

“我操你家祖宗,有种出城杀秦人去,杀自家赵人不是人!”

人群闻声,都怒吼起来:

“有种杀秦人去!”

“狗官!杀自家人不是人!”

人群开始如洪水撞堤般涌动起来。

有人四下一看,刚才还戒备森森的马队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,人们胆大起来,都扯着嗓子叫骂。

突然有个声音喊一声:

“秦王杀我父兄子弟,我等就杀秦质子,叫他断子绝孙!杀!”

众人像一下子被惊醒般都齐声高呼:

“杀!杀秦质子!叫秦王断子绝孙!”

“走啊!杀呀!杀秦质子叫秦王断子绝孙!”

愤怒的人群如决堤的洪水,“轰”地一声涌出南市,跟着在邯郸街头奔涌起来。打头的名叫李谈,正是传社吏长李成的儿子。

众人很快来到传社门前,把门的军卒早已不见人影。众人稍一迟疑,李谈拿手一指传社大门喊道:

“秦贼就藏在传社里,杀!为长平死难父兄报仇,为十六家无辜雪恨,杀呀!”

说着话,他自己先抄起门边一根顶门杖,左右一舞,把挂在门边的一条丧幡给舞了下来。

众人一见丧幡,仇恨激扬。有人认识李谈,知道他是传社吏长之子,他都这样,我等还怕什么?

于是十六家子弟,长平、邯郸伤残军卒,战死的子弟等,都一起发一声喊:

“杀呀!报仇雪恨呀!”

众人随手抄起各种打砸的家伙,一拥而入冲进传社,照着李谈指的方向,破门入院,一通打砸踢踹,泄愤痛快!

众人砸了传社秦子楚空置的小院,却没有抓到秦质子,也没杀着人报仇雪恨。众人群情激奋,无处发泄。此时李谈不知从哪里弄了把佩剑在手里,只见他把剑锋往院外一指,喊道:

“我知道秦质子藏在哪里,走,都跟着我去把秦质子抓出来,碎尸万段!”

众人都跟着高喊:

“走啊!去把秦质子揪出来碎尸万段!”

“走啊!”

“杀呀!”

“碎尸万段啊!”

众人呐喊着跟在李谈身后,朝赵豹府涌去。

沿途有怕事的悄悄跑了,却有更多的人加入。亢奋的人群有的手持刀剑,有的举着铡草料的铡刀,还有人拿着锄头菜刀,穿街而过。几条街之后人更多了,几乎塞满了街衢,呐喊声震天动地。

人群涌向赵豹府门前,抬头一看,当时就畏缩了。想往后退,却被身后不断涌来的人群推挤,退不得。想要掉头逃走,身后早已被人群挤得密密匝匝,地缝都没有。

赵豹府上的几个家丁看着人群来者不善,都按剑壮胆,其中一人喝道:

“站住!大胆!此乃赵王舅爷,平阳侯公赵豹府,都站住!”

人群前排,有人转身扒拉人群,想要逃走。

李谈见状,把手中的佩剑挥舞一番,一指把门的家丁大喊道:

“赵豹奸贼!奸通秦国,叫白起坑杀赵国四十余万。血债血还!秦质子就藏在这院里,杀!杀秦质子,杀奸贼赵豹!杀呀!”

他那里一通声嘶力竭呐喊,无奈小民畏上惯了,前排的人并没有再次激愤起来。

李谈又大喊一声:

“杀呀!杀秦质子,杀秦奸,为长平死难报仇啊!”

闻听喊声,李谈的几个死党在人群中使劲向前一推,人浪如潮涌,前面的人立不住脚,都不由自出朝着几个家丁汹涌过去。

趁着乱,李谈一个箭步跃出人群,举剑照着一个家丁的脑袋,“咔嚓”一剑砍下去,当时就听“噗”地一声,一股鲜血喷将而出,几尺高,滋得前面的人满头满脸。那家丁一头撞倒在人群中,叫前面的人躲闪不及。

杀戒一开,叫鲜血热辣腥臊一刺激,众人复又激愤起来,后面人再一推涌,前面的人便在李谈的带领下,狂呼着一拥而上,瞬间便把几个家丁砍倒在地,剁花了,刺烂了。见血的人们变得更加亢奋,癫狂。众人争先恐后破门而入,见人就杀,见活物就砍。

一群人冲进侧院,撞开门,见一家老小吓得缩在墙角。众人一拥而上,几剑便把男人捅死了。

几个蛮汉看着一个女人生得漂亮,便上前一把揪住头发,拎起来掼倒在地,拖麻袋般拖到院中,就在那女人疼得撕心裂肺地呼喊声中,众人一拥而上,一阵拳打脚踢抓挠撕拧。一个壮汉拿脚使劲踢那女人的肚子,一边踢一边淫笑道:

“看老子不踢出你的屎来。”

那女人终于被踢得口鼻流血,裤裆里满是屎尿,躺在地上不动了。

这时候,郑朱闻声从后面奔来,猛一见满院的杀人砸抢,大吃一惊。待要上前喝止众人,但见刀光剑影,鲜血四溅,横尸遍地,心知回天乏力。他赶紧趁乱往后院跑,想着叫主公赶紧找地方躲起来。

穿过一个门洞,迎面见赵豹颤巍巍地从正堂走出来,郑朱赶紧大喊:

“主公,快跑!”

一个“跑”字还没出口,后面的人已经追了上来,有人一剑捅透了郑朱的胸口,更有几剑当头劈下。郑朱就像个口袋,头耷拉着一边,身体一软,便扑倒在地。

亲眼目睹这惨状,快七十岁的赵豹大怒,颤巍巍地走上前一指暴民道:

“住手!上有天道,下有王法!尔等滥杀无辜,必遭天谴!”

李谈认得赵豹,上前一步一指赵豹骂道:

“老不死的你说对了,这就是给你的天谴。”

说着话,出手一剑,“噗”地一声,直捅进了赵豹的肚子,顿时鲜血四溅。赵豹腿一软,跪倒在地。

赵豹的孙子冲上前来救护,立刻就被乱剑砍死。

李谈冲着众人,挥舞着手中滴血的剑大喊:

“这就是奸贼赵豹,杀此奸贼,为长平邯郸死难赵人报仇!”

说着话,他又挥剑横扫,当时就砍下了赵豹的半个脑袋。

众人受此鼓舞,都一拥而上,朝着赵豹要死没死的身体乱剑齐下,只一眨眼的功夫,快七十岁的赵国平阳侯赵豹,便被剁成了一摊肉骨头泥。

杀死了平阳侯赵豹,众人再无顾忌,更加肆无忌惮。破门砸窗,见人就杀,见东西就抢。赵豹的家人和奴婢,尖叫着四散逃命,但是很快就都被砍倒在地,一命呜呼。

暴乱一直持续到夜半,偌大个侯府,转眼变成了一片废墟,一座坟场。赵豹府上连家人带奴仆五百多口,被杀得干干净净。就连侧院养的牛羊鸡狗,也一个不剩被砍头切腹,血肉一片。

意犹未尽的人群又一把火点燃了赵豹祠堂,大火很快蔓延到整个府宅,冲天的火光,照亮了邯郸大半个夜空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        2

秦子楚一家人,藏在赵王丹马厩的草料场中,喘息未定。突见半边天火光冲天。赵姬惊恐地问:

“哪儿着火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子楚这时候已经不再那么自信无所谓了,抬头看看血红的天空,哆嗦着嘴唇自语道:

“怕不会是……”

“我家着火啦?”

赵姬此话刚出口,便赶紧摇头:

“不会不会,他们不敢。”

跟着两人都不说话,转头看正儿。他还抱着那把短剑,蹲在地上眼睛看着烧红的天空。

这孩子也怪了,一天一夜都瞪着眼睛,既不哭闹,也不困倦,往日眼中的惊恐此时反倒是不见了踪影,只一双眼睛无时无刻不在追随着他的爹娘,像是担心少了一个再也见不着般。

子楚侧耳细听,街面上嘈杂声似乎小了一些。

“我出去看看。”

“别去。”赵姬拉住子楚不让走。

“暴民走了。”

“一会儿还会回来。”

话音未落,街面上的吵杂声又张扬起来。跟着就听吵闹声越来越大,似乎奔这边来了。过了一会儿,声音更大了,甚至能清晰地听见有人高喊:

“交出奸贼秦质子!”

“谁窝藏奸贼秦质子,叫他满门抄斩碎尸万段!

“杀秦质子!叫秦王断子绝孙!”

“奸贼秦质子别想跑,你跑不了,乖乖出来受死吧!”

赵姬吓得一把抓住子楚:

“怎么办?”

“怎么办?”子楚也很紧张,胳膊都在微微发抖。

“我让你早点离开你非不听,落到这地步如何是好?”

赵姬忍不住嘤嘤地哭了起来。

“得赶快离开,没有不透风的墙。”

子楚这么一说,赵姬更加紧张了。

“可是怎么走呢?” 子楚这时候才感到自己无能且无助。

正在这时,突听“哗啦”一声响,跟着就是“哗哗啦啦”有人走近的声音。赵姬吓得一把抓住子楚的胳膊,惊呼道:

“不好,有人来了。”

“快躲起来。”

 “往哪儿躲呀?”





        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登录 金冠登录网址,金冠官网的网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