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登录网址_金冠官网的网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725,675
  • 关注人气:1,26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博主被推荐的博文
程步的这篇博文被推荐到新浪博客
此博主被推荐的博文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58什么仇赵胜忍三十年要借秦攻邯郸来报?

(2021-03-03 09:00:00)
金冠登录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58章 传社吏长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1

闻听相国赵胜要行苦肉计,群臣不解,有人问道:

“敢问相国,何为苦肉计?相国要用谁来行此苦肉计?”

赵胜把群臣缓缓扫一遍,看清了没外人,这才徐徐道:

“赵不畏秦,独畏列国觊觎,秦连横也。秦将白起谎报战功,诈言坑杀我赵卒四十余万于长平。好也,我正可以因势利导,张扬秦人残暴,赵人苦难,叫列国仇秦畏秦,以为赵国旦夕而亡,非合纵击秦不能自保。如此,才好反败为胜。”

“啊,妙哉妙哉,相国不愧是足智多谋,臣等不及也。”赵禹抚掌称赞。

赵王丹还是不放心,试探着道:

“公叔妙计寡人自然是叹服。寡人只担心远水不解近渴。一说合纵,列国你来我往,少则半年,多则数年不成。当年苏秦说言合纵击秦,挂六国相印,结果合纵未成,亡秦不得,自己反倒被车裂灭门了。”

赵王丹说者无心,一干大臣听者心惊。

你这不是咒你公叔合纵不成,要被灭门吗?

岂料,刚才还雷霆震怒的赵胜,闻听此言却并不生气,反倒是徐徐道:

“吾王勿虑,此一时彼一时也。彼时秦尚在岐山以西,故而列国不惊不惧,各怀异心。若叫秦军占领邯郸,赵国旦夕而亡,则秦军便屯兵于燕齐韩魏门前矣。臣不求列国合纵击秦,只不与秦王连横击赵,臣之计便成矣。”

“啊——”

赵王丹想想心里还是不踏实,可是又不敢再追逼。

赵禹见状,宽慰道:

“吾王放心,臣料相国足智多谋,一切必皆在相国掌握之中。”

“啊,是也是也,寡人信赖公叔。卿如是言寡人便放心了。还望公叔小心运作,如需钱财城池为饵,寡人无有不准。”

赵胜伏地叩首:

“臣谢吾王。”

“岂敢岂敢,公叔快免礼平身。”

一场朝会,结果是云里雾里,什么事也没办成。群臣赞赵胜足智多谋,赵王丹早已听得耳朵起茧子了,这回真能足智多谋一回否?故而赵王丹是心怀忐忑地回到后宫,照样是坐卧不安,却是再不敢轻举妄动了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        2

赵胜回到府上不一会儿,赵禹领着传社吏长李成来了。

家臣进来禀报:

“禀主公,上卿赵禹并传社吏长李成,求见主公。”

赵胜只“嗯”了一声。

家臣退出去,不一会,赵禹领着李成进来了。

赵禹拱拱手:

“侯公,这便是传社吏长李成。”

看着赵胜背着身不说话,赵禹一摆手,向李成示意。李成赶紧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伏地一叩道:

“末吏李成,拜见相国。末吏祈福相国安康。”说完,趴在地上叩首行礼。

赵胜背着身“嗯”了一声。

赵禹对李成道:

“起来吧。”

“末吏叩谢相国。”

赵胜眼睛看着摊开在案几上的一张地图,并不回身,好一会儿这才道:

“传社,诸质子,如何呀?”

李成一愣,看看赵禹,想了想道:

“回相国,都好。列国质子对吾王对相国感激不尽。末吏也无不小心伺候,衣食住行,无微不至,不敢辜负相国重托,叫列国质子挑礼。”

赵胜把手中的地图“哗啦”一撩,吓得李成一哆嗦。

赵禹赶紧低声道:

“愚蠢,相国不是问你这个。秦攻邯郸,秦质子有什么动向?跟什么人有来往,有没有派人出城,去给秦军透露我城防秘密?”

李成一听紧张:

“这,这末吏不知。秦质子已经很久未在传社居住了,这一向都是住在平阳侯公府。平阳侯公,末吏……”

“失职。尔为传社吏长,对质子不只要衣食住行无微不至,还得小心提防。尤其是这秦军打上门来了,其焉能不利用质子刺探我军情,尔如何能一问三不知?”

李成吓得叩首不止:

“末吏该死,末吏有罪。哦,对了,末吏想起来了,数月前,秦质子遭人打了一闷棍,险些丧命。因为事出不在传社,末吏以为平阳侯公自会禀报吾王,故而末吏便未……”

“看看,如何?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这叫罪有应得。”

“是是,末吏该死。末吏想着平阳侯公是吾王的舅爷,自会管束秦质子,不敢胡为。”

“糊涂,该死。”

赵禹指点着李成,故意气愤地来回踱步,转一圈走到李成跟前停住脚步,看一眼赵胜,然后压低声音对李成道:

“长平之战,就是有人吃里扒外,给秦军透露赵括为将,透露我战略部署,才致我军大败,赵括战死。谁人能知道吾王与相国定下的大计?尔知道吗?”

“不知道不知道,末吏哪能知道这些秘密。”李成赶紧摆手摇头。

“又有谁,会急不可耐给秦军送消息?尔动动脑子想想。”

看着李成张大着嘴,一副惊呆了的样子,赵禹凑近李成低声道:

“本上卿给你透露点,御史大夫府掌握的绝密。长平之战期间,平阳侯的家臣郑朱,偷偷地去了咸阳,他干什么去了?去了没多久,赵括就兵败于长平了,怎这么巧?”

“啊?哦是是,末吏愚钝。”李成张着嘴一个劲地点头。

“尔为传社吏长,奸贼在尔眼皮底下胡作非为,尔竟毫无察觉,还什么平阳侯公乃吾王舅爷,还什么自会管束,真乃糊涂,该死。”

赵禹一通话,吓得李成冷汗淋漓:

“末吏该死,末吏该死。末吏愿戴罪立功。”

“奸贼不除,邯郸难保。国破家亡,谁都难逃一死。”

“末吏明白,末吏愿戴罪立功。可、可是秦质子,平阳侯公……”

恰在此时,像是巧合,赵胜一指地图上的咸阳城,自语一句道:

“老贼,死有余辜。”

惊得李成跟赵禹都抬起头来,看向赵胜。赵胜却还是背着身子,再无多言。李成看看赵禹,闹不清这老贼指的是秦王,还是平阳侯赵豹。

赵禹道:

“不管是谁,卖国投敌自当千刀万剐。百姓死父兄丧子弟,报仇雪恨理所当然。还是那句话,奸贼不除,邯郸难保。国破家亡,谁都难逃一死。”

“末吏明白。”李成看看赵胜的背影,又说一句:“末吏明白。末吏必戴罪立功。”

“明白了吗?”

“明白了,末吏明白了。”

“真明白还是假明白?”

“真明白,末吏真明白了。”

“好,那就看你的行动。做对了将功补过,吾王自有重赏。”

“末吏谢上卿,谢相国,啊呃谢吾王。”

话说到这里,那头赵胜“哗啦啦”合上地图,转过身来,像是刚看见李成般道:

“尔是李成?传社吏长?”

李成赶紧伏地叩首:

“末吏李成叩见相国。”

“赐座。”

“不敢不敢,末吏不敢。”

下人上来给李成整席,赵胜拿手一指,李成看看赵禹,犹豫一番,这才爬起来弓着身子趋步走到坐席前,又伏地一拜:

“末吏谢相国赐座。”

说完,这才哆哆嗦嗦在席位上落座。

“秦攻邯郸一年有余,列国质子都有什么说法呀?”

李成想想,吱唔一番这才道:

“回禀相国,列国质子皆斥秦无道,秦王贪得无厌,得了上党又得寸进尺,竟想要破我邯郸。得道多助失道寡助,秦必败,赵必胜。”

“秦将白起坑杀我赵军降卒四十余万于长平,秦也必败赵必胜吗?”

“这……,末吏……”

李成不明白赵胜这话的意思,支吾一声不敢妄言。

“尔回去,把那悬挂在传社门侧的丧幡都写上字,左写,秦暴虐,坑我降卒四十余万,右书,赵泣血,满城妇孺痛哭父兄。横批八个字,阴间做鬼血债血还。”

李成心里默念一番,伏地叩首:

“末吏遵命。末吏一定尽心尽力,愿效犬马,万死不辞。”

“不用尔万死。尔还得替吾王守好传社,不论是敌是友,大国信誉,大面上不能失礼。”

“末吏明白。末吏谢相国教诲。”李成伏地叩首不止。

正在这时,家臣引着赵王的谒者匆匆进来。

家臣抢先一步朝赵胜抱拳道:

“禀主公,吾王有谒者来传王旨。”

不待赵胜言语,那谒者上前一步向赵胜躬身施礼:

“下官拜见公叔。”

赵胜只拱拱手:

“不敢。吾王何旨?”

“回相国,番吾有军情急报,魏将晋鄙率十数万军,向北汹汹而来,现已近邺城,离邯郸只百余里。吾王惊惧,叫相国赶紧想办法御敌。”

赵胜闻言吃了一惊,赶紧走到地图前,拿手指在地图上摸索,寻找邺城。赵禹一眼看见,拿手一指。赵胜随即把手指按在邺城上。

赵禹看看赵胜,有些讨好地低声道:

“果不出相国所料,若照着一干武夫所谏,现在就发兵与秦军决战于邯郸城下,正好叫晋鄙乘虚而入,险恶险恶。”

赵胜把目光从邺城移开,转头对赵禹道:

“你与谒者去一趟大信宫,叫吾王赶紧命乐乘率军两万,星夜驰援番吾,防守赵南长城。若晋鄙来攻,决不能叫他突破南长城过了漳水,不然,杀无赦。”

赵禹略一迟疑道:

“回相国,这等调兵遣将的大事,是否还是相国亲自出面,与吾王议定为上。”

赵胜摇摇头:

“本相有更要紧的事情,刻不容缓。”

大约是看出赵禹探寻的眼光,他又解释一句道:

“晋鄙兵多,乐乘兵少。本相得赶紧叫夫人给魏王写信,本相也要亲自致信魏公子无忌。信使要经邺城,送往魏都大梁。”

“啊,相国缓兵之计高明。这是叫晋鄙知道,尔魏王、魏公子,皆是我相国舅子,别夹在中间一步走错,悔之晚矣。”

赵胜不置可否,只催促赵禹跟谒者赶紧回宫操办,不要误了大事。

望着赵禹与谒者出门而去,赵胜心里突然紧迫起来,等待了几十年,原本已经稳操胜券的大事,别因为晋鄙等列国的突然加入,功亏一篑。

回头看看李成,还趴在地上,赵胜走回案几前坐下,这才道:

“调兵的事,万不要与人语。”

“末吏不敢。”

“该做的事情赶紧做,若再有错罪,休怪本相不讲情面。”

“末吏明白,末吏谢相国恩典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“末吏拜辞相国。”

说着话,李成伏地三叩首,爬起来屈身趋步,退了出去。

人都走了,赵胜在案几前坐下,喊了声:

“来人,笔墨伺候。”

“仆遵命。”

一个家仆上来摆好笔墨。

赵胜拿起毛笔,在墨池里舔一舔,举到眼前看了看,伸手放下了。

转头在一堆案牍中找一找,伸手扯出一块来,拿在手里,从头到尾一字不落看一遍。这是邯郸狱掾审结秦子楚遇袭案的判决,已经在赵胜的案头放了很久了,涉案人员一共一十六人。赵胜复又拿起毛笔,提笔在判决上批了一个“斩”字,然后往案角一推道:

“告示三日,三日满,南市问斩,准百姓观刑。”

侍立一旁的家仆赶紧上前,躬身施礼道:

“仆遵命,告示三日,三日满南市问斩,准百姓观刑。”

家仆走了,四下再无闲杂人等,要紧的事情也都办完了,赵胜静一静心,复又把放下的毛笔捏在手中,他要以夫人的口吻,分别给魏王和魏公子无忌各写一封信。想想措辞,预判一下结果,还是给魏无忌的信好写,容易见效。于是他便略一思索,提笔给小舅子魏无忌写道:

“胞弟无忌亲览。姐自远嫁邯郸,日夜思念故土胞亲。然强秦暴虐,屡侵赵土。前白起坑杀赵卒四十余万于长平,令赵国摧梁折栋。今又重兵围攻邯郸,昼夜屠戮于城垣。赵军几已死伤殆尽,邯郸之民早已炊骨易子而食,姐之身家性命危在旦夕。赵魏如唇齿,唇亡则齿寒。愿弟以亲情国难并重,说魏王与赵合纵,共击暴秦于邯郸城下。解姐之困,除魏之患,永保富贵太平。”

信写好了,推到一边,复又舔舔笔,酝酿给魏王的措辞。可是提笔再三,突然文思全无。转念一想,似乎不写更好,这才能离间亲疏,才能更加激起魏无忌的雄心。

于是他掷笔在案,朝门外道:

“来人。”

“仆在。”

“你去告诉夫人,叫她挑个娘家时的贴身婢女,拿着这封信。尔去挑三十个稳妥的家奴,保着信,出邯郸南门,奔大梁,交给魏无忌。”

“仆遵命。”

“关照他们,定要过邺城,最好入魏军营寨,拜会魏将晋鄙。”

“仆遵命。”

那家仆躬身一揖,却没走。等了一会儿,见赵胜再无吩咐,便又躬身一揖道:

“禀主公,秦军近日攻城甚急,万一出邯郸南门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登录 金冠登录网址,金冠官网的网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