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登录网址_金冠官网的网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725,675
  • 关注人气:1,26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博主被推荐的博文
程步的这篇博文被推荐到新浪博客
此博主被推荐的博文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56范睢明知邯郸难破为何还派亲信去招祸?

(2021-03-01 09:00:00)
金冠登录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56章 修身齐家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

张禄伏地一拜,直起身来拱手道:

“臣谢吾王恩准。嘿嘿,不过,启禀吾王,臣以为还应该……”

“还应该什么?”

“吾王圣明,依秦律,法祖制,吾王既委郑安平裨将,王稽河东郡守,当赐所适爵位才是。”

“依秦律,法祖制,他得有功于社稷,才能赐爵位赏宅田。什么事还没干就赐爵位,岂有此理?等他们立了功再说,卿休要得寸进尺。”

张禄本想再追逼一句,“臣就是什么事也没干,吾王就赐爵位赏宅田”,一看秦王稷的脸色,已经有些绷不住了。再一想,不过是两个奴才,犯不着为他们吃秦王一顿骂。现在就一步赏到位,固然可以叫群臣看了镇服,进而趋炎附势,但是以后立功了再赏,也不失为步步为营之策。

这么想着,他便伏地一叩,趴在地上山呼道:

“臣遵旨。吾王圣明,吾王万岁万岁,万万岁!”

 

委任郑安平为河内秦军裨将的王旨一下,满朝皆惊。

谁都知道郑安平只是张禄府上的一个奴才,当年也就是魏国中大夫须贾门下的一个粗鄙仆人,毫无从军经历,更没有做过将军校尉,如何能一脚成了河内秦军副统帅?

蒙骜闻讯,来到相国府,结结巴巴责问张禄。张禄倒是并不生气,耐心跟蒙骜支应一番,最后呵呵一笑问道:

“蒙上卿,邯郸久攻不下,王陵损兵折将,怎么办?吾王派谁谁都不去。蒙上卿能征惯战,吾王二十二年就将兵伐齐,不远数千里,一战下九城。要不本相去谏于吾王,叫蒙上卿为河内秦军主帅,去取邯郸如何?”

蒙骜一听,赶紧摆手:

“别、别、别呀,相国这不是害、害蒙某吗?”

“你看看,那谁去呀?”

“自、自当是武安侯公再度出山啦。”

“是啊,本相也说了,解铃还须系铃人,当然应该是武安侯公去取邯郸了。可是人家不去呀。”

“他、他、他岂敢抗旨?”

“是啊,可是人武安侯公就是了得,不仅抗旨了,还把吾王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去,可是结果怎么样?”

“怎、怎样?”

“安然无恙。”

“安、安然无恙?岂、岂有此理。”

“是啊,本相也跟蒙上卿一样,击案一声,岂有此理。可是你蒙上卿可以一甩手回家戏儿弄孙,本相不行啊,吾王时时催逼呀。这不,本相只好逼着王龁去,再找个人在旁督着他,不如此,怎么办呢你说?”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        2

郑安平和王稽接到委任,大惊大喜。早有家臣悄言原委,二人便赶紧奔来相府,向张禄谢恩。

二人进得府门,来到中堂,正见张禄坐在中堂案几后面,二人赶紧扑倒在地,纳头便拜,一气叩了六个响头,这才直起身来抱拳躬身高声道:

“仆郑安平、王稽,叩谢相国栽培提拔。相国大恩,仆等万死无以回报。仆等愿为犬马,任相国驱遣。”

说完,二人又伏地三叩首,这才直起身来,屁股不敢落在脚后跟上,就这么虚跪着等张禄训话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张禄哈哈大笑,等着二人叩首完毕,跪在地上直起身来,这才从容道:

“哎,你我之间,就不要如此客套啦。我张禄是有仇必报,有恩必偿。没有二位当年冒死相救,也不会有我张禄今日封应侯佩相印。哈哈哈哈!”

郑安平赶紧抱拳躬身道:

“岂敢岂敢,相国言重了。那是天意,是天要相国一展大才,济世救民。仆等不过是应天驱遣,就此巴结相国而已。”

王稽也拱拱手道:

“相国乃经天伟业之才,天赐在下能在潜龙勿用时,拜识相国,那是我等三生有幸。”

张禄呵呵一笑,一抹脸正色道:

“好,马屁的话到此为止。交情归交情,恩情归恩情,丑话本相还是要讲在前头。”

二人闻言,赶紧双手撑地,抬头恭听。

“知道本相保举你二人,吃了多少不易吗?”

王稽伏地一拜道:

“啊,是是,在下虽不知道,然可想而知。吾王喜怒无常,在下在殿下行走,日夜惶恐,深知不易,深知凶险。”

张禄点点头,停了一会儿又道:

“知道本相保举你二人,是什么后果吗?”

王稽略知秦律,赶紧拱手言道:

“知道知道。相国大恩,王稽没齿不忘。依秦律,我等若渎职,相国要受累连坐。”

“知道本相保举你二人,所图何也?”

二人一愣。郑安平几番没捞着说话,赶紧道:

“相国高义,有仇必报,有恩必偿。我等也必效法相国,相国提携大恩,必以死相报。”

张禄哈哈一笑道:

“二位还能还报本相什么呀?再救本相一命?此生怕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。贿赂本相钱财?国家府库都捏在本相手里,你们那点钱财还是钱财吗?”

二人赶紧伏地叩首:

“在下愚钝,乞请相国提教。”

张禄端起案几上的酒樽,不紧不慢喝一口,放下酒樽抹了一把胡须,这才道:

“听说过,修身,齐家,什么来着?”

郑安平生怕相国嫌自己是粗鄙奴才出身,赶紧抢言道:

“修身齐家,治国平天下。奴才知道,相国这是在考试奴才呢。”

“哦,那本相就考考你,何为,修身齐家,治国平天下啊?”

“回相国,修身就是先练好自己的本事,齐家就是管好家里的人,别作奸犯科。然后助相国治理好秦国,再辅佐秦王称霸诸侯,匡正天下。”

张禄不置可否,转头看向王稽。

王稽伏地一拜道:

“回相国,在下斗胆,当是诸侯为国,卿大夫为家。”

“嗯——”张禄点点头,“王谒者不愧是在咸阳宫殿前行走,果然是见识不凡呐。”

张禄转头一指郑安平道:

“就你那妻妾儿女,寻常百姓更是猪狗一样的人生。睁眼劳作,闭眼挺尸,累死累活,终其一生,不过是猪狗般喂饱了自己一张嘴,好的能干的,不过再喂饱了儿女,什么时候轮到尔等谈治国?你就是再能爬,再能攀,活一百岁日日登高,猴年马月才能爬到手握治国权柄?又何来平天下?笑话吗。”

郑安平赶紧趴在地上磕头:

“奴才愚笨,全靠相国提教。”

“王谒者说得对,《论语》曰,丘也闻有国有家。诸侯为国,卿大夫为家。卿大夫以其封邑土地,钱财学问,养舍人,教门客,主仆齐心合力,这才能够辅佐诸侯王治理国家,进而才能如管晏般助诸侯王匡正天下。”

王稽伏地一拜道:

“在下受教。所谓独木难支,孤箭易折。相国要为吾王治国,辅佐吾王匡正天下,必得齐家。从今往后,相国就是一家之主,我等皆是家里的奴仆,惟听相国驱遣,一切以相国利害为利害,无时不为相国舍生忘死,只有相国治国平天下了,我等才能一荣俱荣,步步登高。”

郑安平恍然大悟,赶紧伏地叩首:

“奴才如梦方醒。相国这一说,奴才明白了。相国就是我郑安平的亲爹,郑安平就是相国的儿子。从今往后,相国对儿子郑安平,要打要骂,要杀要剐,儿子绝无怨言,无不笑着伸脖子受死。相国叫儿子干什么,哪怕作奸犯科,杀人弑君,啊不对,哪怕是杀人放火,儿子郑安平也绝不迟疑,哪怕眨一眨眼睛,就是对爹不孝,猪狗不如。”

“嗯,这就对了。”

张禄看一眼王稽、郑安平,压低了声音道:

“国家危难,长平一战,死伤过半,国库见底,现在又要鏖战邯郸。可是朝中一干奸臣,结党营私,勾连一片,谎报战功,贪赃枉法。欺君,甚至欺负君,是可忍孰不可忍!本相要匡正朝廷,扫除奸逆,必得有一干仁人志士如尔等般,与本相同心协力,奋不顾身,这样才能力挽狂澜,福及自身。”

王稽、郑安平赶紧伏地叩首:

“奴才惟听相国差遣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“好。”

张禄爬起来转一圈,像是在思考问题。王稽、郑安平跪在地上,拿眼神追随,一时不敢游移。张禄余光看着,很是满意。

走回案几前坐下,复又端起案几上的酒樽呷一口,这才接着道:

“邯郸,河内,皆是凶险之地。尔等去了,万事不要莽撞贪功。记住,无过便是功。攻邯郸不可急于求成。能够相持,不败,便是胜利。祸不是你我闯下的,你我便不该背这个黑锅。咸阳这边自有本相把持。你二人明白本相的意思吗?”

二人闻言,一起跪地叩首:

“奴才明白。奴才谨记,不敢有辱相国栽培。”

“到了军中属地,当务之急,第一是什么呀?”

二人互看一眼,不敢贸然轻言,都一起道:

“奴才愚钝,乞请相国训教。”

“当务之急,第一是人才。”

“奴才受教。”

郑安平犹豫一下问道:

“奴才愚钝,敢问相国,何为人才?”

张禄拿手指点这郑安平道:

“问得好,何为人才。如今军中,被一帮奸臣弄得乌烟瘴气,谎言马屁之人,皆官运亨通,飞黄腾达,忠心纯笃之人,皆受欺压,不得志,无以展才。看看这长平之战,再看看这一向杀敌立功,都是什么呀?都哪儿啦?吾王大度信臣,用人不疑,可是一帮奸臣就乘虚而入,欺君罔上。本相要为吾王为国家,力挽狂澜,肃贪除奸,还朝廷清风正气,铸吏民忠信纯良。你们到了军中府衙,就是要按本相的大略目标,大力提拔忠信之人,壮大正气。大力罢黩奸佞小人,荡涤浊气,如此才能站得住,行得开,打得赢。”

二人一时有些茫然。郑安平想想道:

“奴才受教。奴才一定照着相国的指教,大力提拔忠信之人,把那些不听话的,敢于违抗相国指令的人,都罢黩驱逐,这样才能如相国所教诲的那样,站得住,行得开,打得赢。”

“对,不错。”

郑安平问道:

“禀相国,可是军中毕竟是王龁主帅,若是奴才行相国令,罢黩奸佞之人,王龁拦阻,奴才该怎么办?”

“可先从身边麾下做起嘛。他是主帅,你也是副帅呀。仗叫王龁去打,你主要抓人。人抓到手了,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。”

“奴才受教,奴才谨记。”

看着相国点点头,郑安平又道:

“禀相国,奴才还有个担心,五大夫王陵挥十五万军,攻邯郸一年多,除损兵折将,一无所获。万一此番王龁也打不下邯郸,奴才回来如何向相国交代?”

张禄拿一根手指指点着郑安平,半天才道:

“本相没看错你,问得好。这正是本相端坐于此,候二位至,要吩咐二位的事情。”

郑安平、王稽赶紧抱拳道:

“奴才谨候命。”

张禄爬起来,倒背着手在二人身后踱步,转一圈回到案几后复又坐下,又端起案几上的酒樽呷了一口,这才徐徐道:

“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,其次伐兵,其下才是攻城。可悲这王陵,偏偏就取这最下等的攻城,如何能成啊?”

郑安平问道:

“奴才乞请相国训教,奴才该如何去伐谋伐交?”

“这等事情,就不用尔去操心了,也不是尔等能力,能操心,能遂成的事情了。”

“啊是是,奴才愚钝,只能是在相国马前奔走。”

王稽抱拳一揖道:

“相国能不能给奴才透露点相国的手段,如此奴才们到了河内凶险之地,就能更加胸有成竹了。”

“嗯,好,那本相给你们透个底吧。伐谋伐交,本相略施小计,必大成。邻赵四国,本相已遍发使者,晓以利害。喻韩之兵戈,令其不敢济赵;晓齐之当年失临淄死先王之前仇,令齐不肯济赵;馈魏燕以巨利,令魏燕不仅不会救赵,反而会起兵击赵,与秦共破邯郸。”

“太好了!相国就是高,诸侯列国无不尽在相国掌握之中,也!”

王稽问道:

“敢问相国,馈以何巨利,才能叫魏燕不救赵急,反而助秦攻赵呢?”

“魏国觊觎邯郸,燕国恨失燕下都武阳于赵。

“啊——,原来如此。相国真乃神人也。”

郑安平赶紧道:

“那奴才这就赶赴军中,赶紧抓人,待整顿好军伍,便立刻发兵攻打邯郸,如此才不至于叫魏燕抢在前面。”

“非也。”

“啊?”

“这才是本相在此恭候二位的,要点所在。”

“啊?奴才愚钝,乞请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登录 金冠登录网址,金冠官网的网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