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登录网址_金冠官网的网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725,675
  • 关注人气:1,26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博主被推荐的博文
程步的这篇博文被推荐到新浪博客
此博主被推荐的博文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46白起言坑杀40万其实当时就有个人生疑

(2021-02-08 08:41:38)
金冠登录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46章 庆功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1

秦王稷亲率群臣至灞桥迎接白起,看着远处尘土飞扬起来,跟着隆隆的马蹄声传来,人群开始激动起来。

“来了来了!”

“战神白起来了!”

“哪儿啦?怎么没有啊?”

“是啊,怎不见武安侯上将军白起公啊?”

秦王稷近七十岁高龄,骑在马上人高眼不花,拿手一指远方道:

“众卿快看,那不是武安君来了吗!”

众人循着手指的方向一看,果不其然。尘土飞扬处,渐渐望见两杆大旗,一面上书一个“起”字,另一面着“武安”二字。几百骑兵一马当先,风驰电掣,不一会儿就冲到麃骑军的队列前。

那野战的骑兵与麃骑军又有不同。虽然铠甲旌旗不如麃骑军光亮鲜艳,马匹人才也五花八门高矮不一,但那毕竟是沙场上征战厮杀的主儿,一个个即使赤手空拳,也有一股杀气,隔着几里地就咄咄逼人。

麃骑军的队列本已经站定,而且人马都训练有素,可叫那骑兵远远地冲撞过来,麃骑军的高头大马先就不安起来,纷纷瞪眼竖耳,刨着前蹄不由自主要向后避让。马上的麃骑军奋力勒住缰绳,这才避免了一场混乱。

张禄远远地看着,心里叹息摇头。

唉!为将者大忌,就是这般张狂逞威。你叫君王瞧你麾下人马厉害,锐不可当,还想不想活了?

他回头看看秦王,也怪了,但见秦王稷笑容满面,毫无嫉恨之色,反倒哈哈大笑,一指来骑对左右道:

“瞧瞧寡人的铁甲精骑,寡人的武安君,怎生了得呀!哈哈哈哈……”

骑兵冲到麃骑军跟前,也都勒住马,立住阵脚,分列官道左右。这时就见上将军白起站在一辆战车上,左右两员战将王龁、司马靳骑马护卫,战车沿着官道直驰到麃骑军队列前,这才停住。白起一纵下车,就于官道中央伏地叩拜,高声唱喏:

“臣武安侯上将军白起,长平大战,得胜归来,叩见吾王。吾王万岁,万万岁!”

几万围观的百姓先就爆发出了震天动地的欢呼。

“吾王万岁!”

“秦国万岁!”

“武安君千岁!”

秦王稷一挥手,御辇驰下灞桥,来到白起跟前停下。

依礼秦王只要说声“卿起免礼”就可以了,可是秦王稷要下车。郎中令看见了赶紧上前搀扶。

秦王稷下了车,几步走到白起跟前,弯腰将他扶起来,口中道:

“白起爱卿快起。长平大战,卿征战苦累,功勋卓著,一干君臣之礼,今日全免。快起快起。”

“臣白起,叩谢吾王恩典。”

秦王稷大喝一声:

“赐酒!”

内侍拿一个玉盘捧上三只金樽,酒樽中已经斟满了御酒。

秦王稷亲自端起一樽酒,举到白起跟前。

奉常在一边唱喏:

“秦王赐武安君白起御酒一樽!”

“臣白起谢吾王赐酒。”

白起单膝跪地,抱拳行礼,接过酒樽举过头顶:

“臣白起敬天地祖先!”

说完,将酒洒在秦王脚下。

秦王稷又举起第二樽酒。

“秦王再赐武安君白起御酒一樽!”

白起抱拳施礼,双手接过酒樽:

“臣白起谢吾王再赐酒。臣敬吾王圣明威武!”

说着话,把酒樽举过头顶。

秦王稷哈哈一笑,接过酒樽一饮而尽。

“秦王三赐武安君白起御酒一樽!”

“臣白起谢王赐酒!”

白起接过第三樽酒,一饮而尽。

百姓又爆发出震天动地的欢呼。

秦王稷赐白起登上御驾,立于王右。

其时以右为尊。能站在秦王的右边,那是做臣子至高无上的荣誉。

奉常高唱一声:

“秦王携武安侯上将军白起,凯旋回宫啦!”

这时鼓号齐鸣,骑兵和麃骑军一起三呼万岁,百姓依次应和。

秦王的御辇复又驶上灞桥,驶进咸阳城。百姓们再次涌上街市狂欢,争相目睹威震天下的白起上将军的威仪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2

浩浩荡荡的车队先是来到祖庙,祭拜祖先,上告捷报。三叩九拜行完大礼之后,一行人来到咸阳宫大廷正殿,早有秦王谕旨摆好了庆功酒宴。

君臣坐定。

秦王稷高声道:

“把那战报,给寡人呈上来。”

侍御史赶紧捧上一个锦匣,内侍接过去打开锦匣,取出一块木牍,双手捧着走上章台,呈给秦王。

秦王稷接过战报,自己先欣赏了一番,这才大喝一声:

“念!”

“微臣遵旨。”

内侍复又双手接过木牍,刚开嗓念了一句,“秦武安侯上将军白起奏捷于长平”,秦王稷不满意,一甩衣袖喝止道:

“尔念的什么呀?啊!呈上来。”

“微臣遵旨。”

内侍赶紧又把木牍呈上,秦王稷一把夺过来,自己大声念道:

“臣秦武安侯上将军白起,奏捷于长平!”

殿下群臣大惊,这成何体统?吾王代臣下念奏章,臣啊臣的,乱了尊卑,错了礼制。

众人抬头看看秦王,根本毫无顾忌,声音洪亮,抑扬顿挫,十分投入:

“吾王圣明,运筹于帷幄之中,上将军指挥若定,决胜于千里之外,将士英勇,效死鏖战大胜于长平!全取上党十七城五十二乡邑,斩赵上将军马服侯括于马下!赵军四十余万群龙无首皆降,上将军忌赵军众,无信,降叛无常,令将全部坑杀于长平。至此,赵军主力被一举全歼于上党,长平终如吾王愿,从此长安平矣!”

群臣不敢败兴,都山呼万岁。

最后念到“赵军主力被一举全歼于上党,长平终如吾王愿从此长安平矣”时,秦王稷使劲拔高了声调,拉长了拖音。群臣意会,都举樽高呼:

“吾王万岁!”

“秦国万岁!

待到群臣的欢呼声平息下来之后,秦王稷看着那战报啧啧有声道:

“嗯,好,写得好。意气飞扬,慷慨雄壮。这是何人的手笔啊?”

白起奏道:

“启禀吾王,此乃中军校尉司马靳捉词。”

“司马错,就你孙子是吧?好,有功,寡人一并重赏。”

司马靳在大殿后排叩首谢恩:

“微臣司马靳,叩谢王恩。”

司马错只抱拳一揖道:

“笔墨文辞,雕虫小技,吾王错奖了。”

秦王稷并不计较,又把那日夜晚在灞桥的即兴演说又讲了一遍,然后亲自举樽向白起敬酒:

“武安君,来,寡人要敬你一樽酒。”

白起吓一跳,赶紧伏地叩首道:

“臣不敢。”

“哎,前酒不算,那是祖宗的规矩,朝廷的礼法。这樽酒是寡人单敬你的。长平之战打得好,把寡人一直惴惴悬着的心,打放下了。打得寡人开心,畅快!打得齐楚燕韩赵魏列国,闻风丧胆。这樽酒,就是寡人敬你的。”

“臣遵旨。臣斗胆接酒。”

白起爬起来,先行军礼,再行君臣跪拜之礼,这才走上章台,从秦王稷手中接过御赐金樽,一扬脖子,一饮而尽。

群臣山呼:

“吾王万岁!白起公威武!”

秦王稷哈哈大笑,看着白起伏地一拜,走下章台,回到自己的席位坐定,拿手一指白起道:

“武安君,长平之战打得漂亮,打得气派,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当着群臣,卿把那故事讲讲,叫史官记在简帛,传之后世,也好给寡人并众卿下酒。”

“臣遵旨。”

白起端起面前的酒樽先喝了一大口,放下酒樽擦了擦嘴,这才道:

“长平大战我军得以完胜,全赖吾王英明决策,精准谋划。”

白起停下来看看秦王,见其面有悦色,微微颌首,便接着往下道:

“那日吾王御驾亲征,亲赴野王,授臣以断其后路,分割包围,然后一举全歼之妙策。吾王一眼便看出,壶关乃此次大战之要津,命臣要力保壶关不失。臣遵王旨,令王龁佯败北走,吸引赵括张兵追击。趁此机会,臣派出一支奇兵,一万五千人,突然插到赵军后方,夺取了壶关,一举切断了赵军的退路。”

秦王稷插言:

“武安君此言不枉。寡人当时的原话,‘壶关乃此次大战之要津,卿要力保壶关不失。’”

白起抱拳一揖道:

“吾王所言,一字不差。”

群臣山呼:“吾王圣明!吾王万岁!”

“卿接着讲。”

“臣遵旨。王龁佯败向武乡退走,赵军果然中计,追击王龁,如此便在其主力与中军之间留下了缝隙。臣又遵旨,派一军五千人,插入赵军两部之间,夺取长子,断其联络,绝其粮道。然后,臣依照吾王谋划之大略,在赵军东西两翼包抄我军之时,令我军给他来个反包抄,将其完全吸入囊中。”

“不错,那是寡人的原话。寡人当时是指着地图对武安君如是说,‘卿就给他再来个反包抄,将其完全吸入囊中。’卿接着说。”

“待我援兵全部到位,臣就按照吾王的宏韬伟略,下令向长平发起最猛烈的进攻。到了九月,赵军内外交困。外有我军连续猛攻,内则四十六日断粮不得食。于是赵军内乱,自相残杀以人肉充饥。”

“哈哈,寡人就料到,赵括小儿最后得饿死。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嘛,打仗打什么呀?钱粮!”

“吾王圣明!”

“吾王万岁!”

“当时我军也很困难。可就在这时,吾王全国动员,赐民爵一级,发年十五岁以上者悉诣长平,支援臣作战。此时赵括多次发动反击,试图夺回壶关,均被我军挫败。最后赵括出锐卒自搏战,妄图突围逃出,却不意吾王早已料到,已为他布下了天罗地网。我军万箭齐发,遮天蔽日,射杀赵括于马下。”

秦王稷哈哈大笑,一拍案几道:

“武安君,卿这可就是没有遵旨办事了。寡人可是叫你一举攻克长平,生擒赵括?”

“臣有罪,臣罪该万死。”

“戏言戏言。寡人就是再神机妙算,那箭矢不长眼。他赵括非要往那箭矢上送死,寡人也拦不住啊?卿等说是不是啊?啊?哈哈哈哈!”

群臣再次欢呼:“吾王圣明!”

秦王稷双手向下摆了摆,示意群臣静声:

“后面还有啦,卿接着讲。”

“正如吾王所料,赵括一死,赵军群龙无首,不战自乱。四十余万巨众只好就地请降。臣与左右谋曰:‘前番秦已拔上党,上党兵民不乐为秦而归赵。赵卒反覆,非尽杀之,恐为乱。’左右以为然。臣便将其四十余万降卒,一举坑杀于长平。至此,长平大战,完全依照吾王的宏韬大略水到渠成,完全实现了吾王当初预料的辉煌战果。赵军主力,干净、彻底,全部,于长平,被吾王一举全歼啦!”

秦王稷大喝一声:

“鼓乐!”

殿下伺候的鼓乐手赶紧抄家伙,鼓乐声大作,群臣也亢奋激动,齐声高呼:

“吾王万岁!”

“秦国万岁!”

“武安侯威武!”

  鼓乐并欢呼声中,秦王稷再次举起酒樽,向白起敬酒。

白起复行军礼再行君臣之礼,然后再上章台,接过酒樽又一饮而尽。

群臣又山呼万岁,举樽痛饮。

酒过三巡,群臣微醺,秦王稷一樽酒下肚,将金樽“咣”地一声顿在御案上,举起双手朝群臣向下摆摆。

郎中令会意,赶紧高声道:

“吾王有旨!群臣噤声听旨啦!”

群臣已经喝得有点放肆了,好一会儿喧嚣稍息。众人放下酒樽,正过身来在座席上坐定。

秦王稷并不介意。等着群臣都坐定了,这才一拍御案道:

“武安君白起,长平大捷有功,加封战神尊号,益赐食邑一万户,赏金万镒。”

群臣齐声道:

“吾王圣明!”

白起伏地叩首:

“臣不敢当。臣已爵至伦侯,吾王封赏早已恩重如山。为吾王征战沙场,乃臣之本分。战胜杀敌,全赖吾王圣明。臣不敢再受吾王恩赏。”

“哎,武安君这话寡人爱听。知恩图报,乃为臣本分。有功则赏,乃寡人圣明。有功不赏,有罪不罚,寡人岂不成了昏君啦?”

群臣山呼:“吾王圣明!”

“武安君,谢恩吧。”

白起这才又伏地一拜道:

“臣遵旨。臣谢再三吾王恩赏。”

“好!王龁、司马靳也该赏。赏裨将王龁进爵五级,至大庶长,赏金千镒。赏司马靳进爵伍大夫,官升都尉,赏金百镒。其余将伍,准白起请,由相国张禄照册行赏。”

白起、王龁、司马靳一起叩头谢恩:

“臣等叩谢吾王圣恩!”

群臣山呼万岁,啧啧赞叹。

秦王稷复又一拍御案道:

“众爱卿,接下来卿等就开怀畅饮吧!”

“臣等遵旨!”

群臣起身,开始轮番向秦王敬酒,敬完了秦王又轮番敬白起。

大殿里开始有点混乱了,好在秦王群臣大多半酣,君臣之礼也就扔在了脑后了。

就在咸阳宫大廷正殿沉浸在近乎狂热的气氛时,有个人却起了疑心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登录 金冠登录网址,金冠官网的网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